197vh都市小说 我真的是正派-第七百二十三章 是誰!(萬更求訂閱求月票)熱推-9emb7

我真的是正派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正派
半天时间。
秦书剑前来天纹岛,欲要将部分人带离出去的消息,就已经完全扩散了出去。
对此。
绝大部分的天纹岛修士,都是趋之若鹜。
毕竟能够跟随天帝离岛,乃是一件无上殊荣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
在很多修士看来,天纹岛也是一座变相的囚笼。
在这里。
天人三重便是极限。
要想突破到更高的层次,没有任何的可能。
也就是说。
天人三重的修士,极限寿元就是几千年。
几千年过后。
任凭天资如何卓越,也仍然是化为黄土,没有任何的幸免。
所以。
只有离开天纹岛,才有打破囚笼的机会。
但是离开天纹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岛外有众多凶兽环伺。
任何走出天纹岛的修士,都会遭遇到凶兽的袭击。
纵然是天人强者。
在强大的凶兽面前,也根本没有存活的可能。
历来都有天纹岛的修士,擅自离开岛屿,但是却全都殒命在了海域当中。
毕竟死亡海域。
不是随便说说而已的。
现在有机会跟随秦书剑一起离开天纹岛,对于他们来说,便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死亡海域是凶险不假。
但也要看是谁。
以那位天帝的手段,死亡海域绝对没有阻拦对方的可能。
君不见。
就连真仙级别的凶兽,在对方面前都是被轻易的捏死。
这样的实力。
想要横渡死亡海域,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幻海宗。
秦书剑从圣神宗以及碧涛宗离去以后,他就暂时在这里住下。
三宗里面。
也只有幻海宗才是人族的宗门。
再加上自己跟夏巢也挺熟,秦书剑自然而然便选择了幻海宗。
翌日。
幻海宗大殿广场内。
众多人族等候在那里。
其中有天人强者,也有神武境以及灵武境的修士。
甚至于。
连十几岁的真武境少年,也是同样在人群当中。
等到秦书剑出现以后。
那些人都是躬身行礼:“见过天帝!”
“嗯。”
秦书剑点了下头,随后便是将目光看向另外一个方向。
那里幻神王正在搀扶着夏巢走来。
“天帝!”
夏巢略微躬身。
秦书剑说道:“这些便是此次跟随朕离开天纹岛的人吗?”
“不错!”
夏巢点头,然后转身看向众人:“他们都是我人族里面,天赋最为杰出的那一部分,相信离开天纹岛以后,也能有一定的作为。
老朽不求他们能够走的多远,但凡能为天庭,为人族出一点力,便是足够了。”
闻言。
秦书剑也将目光看向那些人,心中暗自点头。
在他的感知当中。
这些人族身上,的确是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血脉的力量。
但是百万年的时间。
再加上天纹岛的限制。
血脉力量变得衰弱,也是正常的事情。
要是天纹岛再不诞生强者,也许再过个百万年,天纹岛的血脉就跟普通人族的血脉,没有任何区别了。
但是现在。
眼前一批人走出天纹岛,只要其中诞生出任何一个真仙,那么衰弱的血脉就能得以延续,而且会渐渐恢复往昔的巅峰。
但不管怎么说。
天纹岛的修士天赋强大,那是不争的事实。
起码在秦书剑的感知里面。
那几个天人,要么年纪不大,要么根基极为夯实。
这些人。
都是可堪造就的人才。
很快。
圣神宗以及碧涛宗的人,也都是一同到来。
三宗加起来。
人数已经是突破了千人。
对此。
也在秦书剑的预料当中。
毕竟天纹岛中,满打满算也就是千八百万的生灵。
如此数量的生灵里面,抽取出一千多个天赋卓越的苗子,已经是一个非常高的比例了。
眼前的这些人。
未来都是有希望突破天人的。
要是换做外界的环境,配合现在的星辰力量相助,几乎是百分百能够破境天人。
新婚厌尔:前任老公太霸道 慕容乆
秦书剑看着眼前众人,沉声说道:“到来的人,眼下可以回去休整一天,明日此时,所有人随同朕一起离开天纹岛。”
“我等遵命!”
见此,其他人也没有多说什么。
前来眼熟下以后,都是各自退去。
没多久。
广场里面,就只剩下了夏巢、幻神王以及秦书剑三人。
“如果朕没有看错的话,天纹岛中的诸皇禁制,力量已经消耗不少了吧!”
秦书剑看着那无时无刻,都是存在于那里的诸皇封禁。
最后侧头看向夏巢,平静说道。
夏巢点头:“诸皇禁制力量,现在已经消耗严重了,再有兽潮的话,只怕是没有抵挡的可能。
除非给到足够的时间,让诸皇禁制恢复过来。”
说完。
夏巢看向秦书剑的目光,也是变得灼热起来。
诸皇禁制!
那是上古诸皇留下的手段。
他不清楚秦书剑现在的实力如何,但能够斩杀真仙凶兽如蝼蚁,那般实力就算是不如上古诸皇,也绝对不会差多少。
毕竟不管怎么说。
对方也是当代天帝。
要是秦书剑能够在天纹岛留下一些手段的话,无疑是能够让天纹岛得以延续下去。
感受到夏巢的目光。
秦书剑也是明白对方的想法,淡笑说道:“天纹岛不管怎么说,都是我人族根基传承的地方之一,要是毁灭于凶兽手中,朕也是过意不去。
这样吧,朕会在天纹岛中留下一座阵法。
配合上古诸皇的手段,只要死亡海域深处的存在不出来,必然可以保天纹岛无恙。”
“老朽代替天纹岛的众生,谢过天帝了!”
夏巢巍巍颤颤的拱手。
秦书剑淡笑,也没有再说什么。
只见他一步御空而起,已经是出现在了天纹岛的上空。
随后。
秦书剑就从储物戒指中,将一些材料取了出来,紧接着便是操控御火诀,直接凌空开始铸造神兵。
半天时间。
雷劫降临。
但是雷劫来的快,去的也快。
短短一天时间。
便看到九块石碑,直接横空出世。
紧接着。
秦书剑以手为笔,在石碑上面篆刻下了乾坤问道经,以及人皇斩仙术。
但不同的是。
他在两门功法上面优化了一些,使得非人族修士也能修炼。
为了区分开来。
秦书剑为此也给改了个名字。
一为天帝问道经
一为天帝斩仙术。
当最后一面石碑刻画完成以后,秦书剑简单的挥了下手,就看到九面石碑犹如流光般,向着四面八方没了过去。
最终。
落在了天纹岛的边界之地。
“起!”
秦书剑一个印诀打出,九面石碑轻轻震动。
只见到力量勾连起来,一方覆盖整个天纹岛的大阵,已经是骤然间形成。
做完一切以后。
秦书剑才从虚空中落下。
夏巢跟幻神王两人,则是站在原地等候。
“天帝!”
“朕已经在天纹岛中布下阵法,作为阵眼的九面石碑,已经分别存在于天纹岛边界的九个方位,石碑本身也拥有一些威能,非寻常人能够破坏。
至于石碑上面的话,也有朕留下的两门功法武学,算是作为天纹岛的根基。
此阵布下以后,只要非中三重的真仙出手,都没有攻破的可能。
至于中三重的真仙,阵法配合诸皇禁制,想必也足以应付了。”
秦书剑解释说道。
以他现在的实力,布置出这样的阵法,已经是极限了。
毕竟自身也才堪比六重仙而已。
要想凭借随手炼制的石碑,然后加上一座阵法,就将同等层次的强者拦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
在深入死亡海域的时候,秦书剑对于海域内的凶兽实力,也是有大致的了解。
真仙凶兽虽然多。
但大多都是下三重真仙的实力,中三重真仙的凶兽数量屈指可数。
如此一来。
天纹岛问题是不大的了。
——
现实世界。
自游戏出现已经有数年时间,全民都已经踏足修炼,其中诞生的强者不少。
但是有强者诞生。
自然就是有宗派的存在。
其中。
也有许多古老的势力,因为灵气复苏而重新出世。
但是所有的势力当中。
以天盟的最为强大。
天盟的来历没有人清楚,到底拥有多少强者,也根本没有人知晓。
所有人只知道的是。
天盟乃是一个古老的势力,存在了许多古老的强者。
除此外。
便是没有多余的信息。
而且天盟中人,在灵气复苏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行走天下,将那些有资质天赋的人,全部都拉入了天盟里面。
导致现在现实世界当中。
但凡是有名有姓的强者,其中过半都是天盟的人。
“应该差不多了吧!”
刀主抓起天盟玉符,随意的看了两眼。
原先他的那些小号,现在都已经不再动用了,除非是偶尔冒泡一下,彰显自己的存在感以后,就没有别的用处。
在摒弃掉小号以外。
现在天盟里面的人数,已经是达到了数千万人。
可以说。
天盟的人,已经是遍布世界各地。
只要一巴掌拍下去。
一千个人里面,就有几个是天盟的人。
刀主放下天盟玉符,忽然叹了口气:“这个世界果然还是傻子更多一点,要是换做我那个世界的话,天盟的扩张只怕是没有这么容易了。
却是没有想到,短短几年时间,就已经发展到这个规模了。
不过现在也是到头了,再发展下去的话,只怕欺天令也保不住我了。”
将欺天令取出来。
看着上面已经布满裂纹的令牌,刀主心中也清楚,他能够留下的时间不多了。
欺天令!
主要的作用就是欺瞒天道!
但是影响越大,欺天的作用就是越小。
现在天盟短短几年时间里面,发展到了如此规模,他作为天盟的始作俑者,已经是有差不多该进入天道的视野了。
重生之寒錦
就算是有欺天令在手。
那也是一样。
要是被天道察觉的话,刀主也没有把握可以活命。
毕竟天道的实力很强。
不要说只是刚刚恢复到神武境实力的他,就算是以往全盛时期的他,也不可能是这个世界天道的对手。
也在这时。
欺天令上的裂纹又多了一道。
见此。
刀主脸色也是微变:“不能再留了,必须要马上走,现在天盟已经成了规模,相信就算没有我在暗中维持秩序的话,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不过,就算出问题也没关系,反正也足够了。”
想到某个事情。
刀主的脸上浮现出阴冷的笑容。
打定主意以后。
他立刻离开了原地,向着最近的一个城市走去。
在现实世界混迹几年。
再加上原有夺舍的记忆,刀主对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已经非常的熟悉。
走进一个店面。
刀主将自己的身份信息出示了一下,随后说道:“给我来一个游戏仓!”
“好,不知你要哪一种的?”
“就那款吧。”
刀主指了最下方的那款。
无他。
因为足够便宜。
在现实世界几年时间里面,他都没有自己赚过一分钱,所花的钱都是原先彭青留下来的。
到得如今。
已经是所剩不多了。
所以。
能够买一个最便宜的游戏仓,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交钱付款。
一气呵成。
刀主扛着游戏仓直接离开。
对此。
其他人也是见怪不怪。
毕竟现在进入修炼时代,很多人都是有不弱的修为在身,像是肩扛游戏仓都是再寻常不过的小事情。
扛着游戏仓。
刀主找寻到了一个旅馆,用仅剩下的钱交了大半个月的房租以后,他就直接住了进去。
房间不大。
但是放置一个游戏仓,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刀主将游戏仓放下,然后成功通电。
躺进去的时候。
他脸上露出淡淡笑容:“相信十几天以后,店家过来收钱的话,应该会顺便给他收一下尸吧!”
想到这里。
他直接启动游戏仓。
原本躺在游戏仓里面的身体,也是瞬间失去了生命的象征。
同时。
怀中所放置的欺天令,此刻则是悄然间破碎开来,化为灰色的粉末。
就在欺天令破碎的时候。
天穹上空。
有可怖的雷霆犹如银蛇般闪烁,将整个城市都给覆盖了起来。
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向城市上空的雷霆,面上不可控制的现出惊慌神色。
“我去,怎么突然间变成了这样!”
“莫非是有人准备渡劫吗?”
“也不一定,说不定是有什么至宝出世呢,毕竟几千年前也是有灵气存在的。”
“——”
每个人都是议论纷纷。
任何的生灵,在遇到雷霆的时候,心中都会本能的升起恐惧。
但是。
在刚开始的恐慌过后,他们也是渐渐放松了下来。
白日惊雷。
这样的事情固然有些不可思议。
但在一定程度上,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理解。
更何况。
现在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修为在身。
所谓艺高人胆大。
导致他们在自然现象面前,也是拥有一定的底气。
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
那里有无数的规则交织。
而在所有规则交织的尽头,有一个混沌般的圆球存在。
蓦然间。
圆球轻轻震动。
只见混沌般的圆球变成了黑白分明的颜色,仿佛是一只睁开的竖瞳眼眸。
但不同的是。
眼眸淡漠,不存在任何一丝的情感。
此刻在眼眸的面前。
有无数的画面闪动。
如果有人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那些画面,其实便是现实世界中,所有发生过的事情。
游戏出现。
灵气复苏。
第一个修士的诞生。
——
眼眸淡漠的看着眼前的画面,没有一刻的波动。
不知过去了多长的时间。
画面突然有不一样的东西出现。
最终。
画面定格在了一间旅馆里面。
紧接着。
画面再次深入,变成了一间房间。
房间中,有一个游戏仓摆放。
游戏仓里面,则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年轻人,双手放置于胸前,安静的躺在那里,没有半点动弹。
见此。
眼眸微微闪烁了下。
然后就看到处于游戏仓里面的彭青身体,突然间化为了齑粉。
不但如此。
就连游戏仓,也是一点点的土崩瓦解。
最终。
游戏仓跟彭青,都完全消失在了房间里面,好像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做完这些事情以后。
眼眸消失不见,然后再次化为了一个混沌圆球,安安静静的停留在那里。
混沌圆球好像生灵一样呼吸。
将所有规则的力量汲取。
每一息时间。
它都在缓慢的成长。
大千世界。
仍然是那座似曾相识的山峰,刀主已经出现在了那里。
但不同的是。
他的样貌已经不再跟彭青一样,而是完全换了一个面孔。
孤傲!
乖张!
乃至于冷峻!
各种不同的气质糅合在同一张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突兀,反而是让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集中在其的身上。
“我又回来了!”
刀主脸上露出笑容。
跟在现实世界不同,回到大千世界以后,他便是感觉身上一直背着的包袱,已然是消失不见了。
随后。
刀主也发现了周围的不同。
“好浓郁的星辰力量,记得离开的时候,还没有星辰力量降临,现在天地间却有浓郁的星辰力量存在,看来是有强者,将星辰力量牵引下来了。
唔,星辰力量来源于天穹,这样的做法倒是有些眼熟啊!”
刀主看着天穹的位置,面上有些变幻不定。
牵引星辰力量!
天穹!
普照大千世界!
“日他大爷!”刀主突然间骂了一句:“这不是天庭的手段吗?”
能够牵引星辰力量降临,历来也只有天庭才能做到。
因为这是天庭的特权。
册封星宿众神。
然后众神沟通诸天星辰,将星辰力量牵引下来。
这种手段。
刀主表示熟悉的很。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自己夺舍离开的时候,天地间还没有天庭的存在。
从离开到回来。
一共才用了多少年的时间?
刀主自己掐指算了一下,现实世界三年,然后用一比三的时间比例来看,也就是区区九年而已。
九年时间。
大千世界就多了一个天庭。
这样的变故。
让他也不得不感到震惊。
“能够牵引星辰力量的,应该是某个纪元的老古董转世重修了吧,是第一纪元的,还是第二纪元,亦或者第三纪元?”
“有点麻烦了啊!”
刀主想到了某些事情,脸色也是变得难看起来。
他发现。
自己这个时候回来,好像真的不太合适。
“天庭已经立下,那么我的出现,应该也是瞒不过他了吧!”
“既然瞒不住,那干脆不瞒也罢!”
刀主面色冷厉。
然后他的身体里面,就好像有某种沉睡的力量正在苏醒一样,天地间游历的灵气以及星辰力量,向其疯狂汹涌而来。
浩瀚的能量汇聚。
使得周围的空间都变得凝结起来。
刀主就好像是沙漠里面,干渴了许久的人,终于到水源了一样,大口大口的吞噬着汹涌而来的能量。
不论是天地灵气也好。
还是星辰力量也罢。
此刻刀主来者不拒,全部都用鲸吞的方式,将所有能量吞噬进去。
而他的修为。
也是节节攀升。
神武二重!
神武三重!
——
神武十重!
境界在达到神武十重后,没有任何的停顿,直接便是打破了原有桎梏。
轰!
天人一重!
跨入天人以后,刀主的实力提升仍然没有停止,向着更高的境界迈进。
如此动静。
自然是吸引了诸多修士的注意。
只是能量浓郁到一定程度以后,就等同于剧毒。
其他修士。
此刻也是不敢轻易靠近。
“天生异象,必定是有至宝出世!”
“谁要一定是至宝,说不定是有强者修炼也不一定呢?”
“强者修炼,你见过什么样的强者修炼,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那么浓郁的能量就算是入圣强者进去,也得爆体而亡。”
闻风前来的修士,在看到前方的动静以后,都是做出了不同的反应。
有人认为是至宝出世。
也有人认为是有强者修炼引起。
但对于后者。
更多的人是嗤之以鼻。
因为在他们看来,那么大的动静,根本不可能是强者修炼引起的。
浓郁澎湃的能量。
就算是入圣强者进去,一时三刻都要爆体而亡。
至于大能强者。
也是不敢轻易涉足。
这么一来。
要是强者修炼引起的动静,那至少也得是真仙一级的人物。
可问题是。
四大部洲的真仙强者,百分之九十都是有神位在身,全部在天庭里面修炼。
剩下的那部分真仙。
也都是在各自的族群当中。
像眼前的山峰,只是一座再寻常不过的地方,根本不可能存在真仙。
再者说了。
这里是东部洲。
人族仅有的四个真仙,一个是天帝,其他三个已经封神,全部都在天庭里面。
而没有人族的允许。
其他种族的真仙,也不可能走入东部洲。
所以。
眼下的动静只有一个解释,便是有至宝出世了。
一念及此。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有激动的神色。
至宝!
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难以抵挡的诱惑。
更别说。
眼前的至宝出世,引起了这么大的动静。
不用猜想太多。
基本上都能肯定,出世的至宝绝对称得上惊天动地。
被能量吸引过来的强者越来越多,近乎将周围给围堵的水泄不通。
但是。
众人虽然围堵,可谁也没有轻易的靠近。
因为那股能量真的太强大,强大到天人进去,都只有死路一条的地步。
所以。
他们在等。
等能量消退。
只有到了那个时候,其他人才有争夺至宝的资格。
山峰里面。
刀主不管不顾,大肆掠夺天地间的能量。
自身的境界。
也是每过一会,就做出一个突破。
短短时间里面。
他已经是突破到了天人九重,即将达到天人极限的地步。
下一瞬。
刀主身上的气息更加强大,赫然便是突破到了天人十重。
——————
东纹府。
死亡海域中。
一艘大船漂洋过海,安然的向着岸边缓缓行驶而来。
船上。
有众多修士存在。
或强或弱。
强的有天人,弱的只有真武。
而在船头位置,秦书剑负手而立,他的视线已经将岸边一切看的清楚。
因为前面有凶兽在附近海域出现的缘故,所以这里现在也是守卫变得深严起来。
大量的巡天卫,都是驻扎在这里。
此刻大船出现。
自然也是引起了巡天卫的注意。
“所有人戒备!”
已然成为了巡天统领的杨修,此刻已经御空而起,让所有巡天卫警戒。
死亡海域里面凶险无比。
但凡是有修士入海,都很少会有大批人手出动。
因为人越多。
气血就越是明显。
世紀三部曲之壹法則 冰水合緣
同样的,吸引来凶兽的概率也就会越多。
因此。
进入海域的修士,基本上都会控制一个人数,不会太多但也不会太少。
圣光
可在前方大船上面。
杨修却是察觉到了众多澎湃的气血。
由此可见。
船上到底存在了多少人。
这样的事情本身就是极不寻常,为了稳妥起见,警戒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尽管杨修不认为,现在还有谁敢于在人族闹事。
顿时。
所有的巡天卫都是警戒了起来。
各自取出兵刃,目光森冷的盯着那艘缓缓靠近的大船。
因为距离太远。
再加上死亡海域中有淡淡的雾气升起,配合那紊乱的规则力量,让正常人的视线在这个时候,也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所以,他们也根本看不清船上的具体画面。
大船中。
幻神王站在秦书剑的身后,顺着目光看向前方大地的轮廓,面色感慨:“那便是陆地吗?”
陆地!
对于他来说,只是存在于传说当中的名字。
几千年来。
幻神王也没有亲眼的见识过,陆地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如今靠近。
他的心情也是变得复杂起来。
而且越是靠近陆地,幻神王就发现自己内心隐隐有种悸动,原先天人三重的瓶颈,已经是悄然间松动了开来。
没有任何的征兆。
幻神王气息波动了一下。
境界已经是从天人三重,突破到了天人四重。
“突破了!”
等到他回过神来,脸上也不由露出了错愕的神色。
突破了!
就这么突破了!
自己苦苦潜修几千年,都没有办法突破的瓶颈,现在没有任何波折的突破了。
突如其来的喜悦。
让幻神王内心更是久久不能平静。
他的突破。
秦书剑也是看在眼中。
在他看来。
幻神王的根基本来就已经夯实到了一个强大的地步,只是因为天纹岛诸皇禁制的原因,才一直没有办法突破天人四重。
现在离开了天纹岛,又在海域中航行了一段时间,对方早就已经触动到了规则的力量。
只是他没有怎么接触过规则力量,对此没有太多了解而已。
现在的突破。
与其说是突兀,倒不如说是顺理成章。
秦书剑说道:“天人四重只是开始,往后还有天人七重的大能,以及真仙,只有突破真仙境界,才能真正的发挥出用处。”
“在下明白!”
幻神王收敛了下心神,低头回道。
他知道秦书剑话语中的意思,原本因为突破天人四重的喜悦,也是消失不见。
的确。
天人四重没有什么可高兴的。
在大千世界里面,天人四重也顶多是强大一些而已。
但在眼前的天帝看来,则是跟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只有真仙。
才有进入这位天帝视线的资格。
不过。
幻神王虽然没有骄傲自满,但他对于眼下的形势,也是颇为满意。
能够突破天人四重。
就代表着自己有了更进一步的机会。
真仙虽然困难。
可在幻神王看来,他仍然是有很大的机会。
此时。
船上的其他人,也是发现了陆地的存在,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不太一样。
有惊喜!
有好奇!
也有惶恐!
“那是便是陆地吗?”
“听闻天帝所说,大千世界有四大部洲,我们现在靠近的应该就是东部洲了吧!”
“真想看一下,陆地跟我们天纹岛,到底有什么不同。”
众人议论交谈。
越是靠近陆地,他们心中就会升起紧张的情绪。
对于天纹岛的人来说。
陆地。
乃是即熟悉,又极为陌生的神秘存在。
等到大船靠近的时候。
杨修瞳孔猛然间收缩,随后往前一步迈出,朗声说道:“敢问可是天帝亲临!”
他的声音很大。
直接穿透了诸多迷雾,传递到了大船上面。
超維大領主 姬洛之血.QD
虽然已经看到了秦书剑。
但杨修仍然没有让巡天卫放松警戒。
众多周知。
天帝存在于天庭里面。
又怎么会突然间出现在死亡海域。
而且以天帝出现也就罢了,还是乘船而来。
种种怪异的情况。
已经是让杨修心中暗自警惕。
在他看来,大船上面的天帝,很有可能是其他人幻化冒充。
虽然正常来说,应该没有谁敢于冒充天帝才是,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此刻的杨修。
也只能想办法确认对方身份再说。
秦书剑反手间,就看到一枚印玺出现在了掌心当中。
然后。
印玺冲天而起,有无穷的威压扩散出来。
所有看到印玺的人,心中都是不由自主的升起顶礼膜拜的冲动。
杨修原本提起的心,也是完全放了下来。
“巡天卫统领,杨修,见过天帝!”
他从虚空中落下,向着秦书剑遥遥躬身下拜。
其他的巡天卫。
也是同样的做法。
随手将印玺收起,秦书剑朗声说道:“尔等不必多礼,都各自散去了吧!”
“是!”
杨修得到命令,顿时让警戒的巡天卫散去。
但他却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岸边等候。
没多久。
大船靠岸。
秦书剑飘然间从船头离开,已经是出现在了杨修的面前。
“天帝!”
杨修低头行礼。
秦书剑摆了摆手,说道:“船上的人全部护送到乾元界里面,另外告知夏群、金鹏王以及碧涛王。”
“谨遵天帝谕令!”
杨修躬身领命。
他没有问什么缘由,既然天帝开口,那自己照做就是。
而且能够为天帝办事。
在杨修看来,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
简答的吩咐一下以后。
秦书剑突侧头看向其中的某一个方向,面色略微一怔,然后便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神色。
“朕倒要看看,来的人到底是谁!”
说完。
他已经一步迈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此刻。
大船上的人,已经是陆续下来。
杨修看到这里,直接上前几步,沉声说道:“我乃巡天卫统领杨修,奉天帝的命令,护送诸位前往凉山灵域乾元界。”
凉山灵域!
乾元界!
这两个名字,对天纹岛的人来说,都是无比的陌生。
幻神王拱手说道:“有劳了!”
他是此次天纹岛所有修士里面的最强者,也是变相的等同于领军人物。
因此有些事情需要人出面的时候。
幻神王也是当仁不让。
轰——
天穹震动,有规则母河浩荡出世,横跨于天穹上空。
一股莫大的威势。
也是徒然间出现。
“发生了什么事情!”幻神王看着天穹上出现的规则母河,眼中露出惊骇。
突兀变故。
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不单单是他,就连天纹岛的其他人,这个时候面上也是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
只有杨修抬头,看向规则母河的时候,脸上露出叹息:“诶,又有强者证道成仙了,可惜我等想要走到这一步,却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证道成仙!
听闻此话,幻神王眼中的惊骇却没有消散多少。
他没想到。
自己刚刚离开死亡海域,就遇到了强者证道。
心中有震惊。
也有好奇。
PS:求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