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催妝討論-第五十章(二更)分享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头疼,进宫前,她只想着一定要他陪着她进宫,大婚之后进宫敬茶,若只她自己,别人笑话她是其次的,主要是她本来也不是只想嫁给她占一个端敬候府小侯爷妻子的位置,而是实打实的想与他一起好好过日子。
既然想要好好过日子,与他和和美美,将来生孩子,相夫教子,那就一定要不能独立独行。
他们是夫妻,哪怕他不乐意,她也要拉着他一起,否则本来就没个好的开始了,若是再不凡事拉着他,那么,可以预想,她所期待的和和美美的日子,怕是希望渺茫。
所以,她明明都上了马车了,还是转身去拉了他一起。
但是,她忽略了,今日不止是进宫敬茶,她还要找陛下禀告江南漕运的事情。但是她根本就没去江南漕运,既然江南漕运是个幌子,她也只能一幌到底了。
在陛下面前撒弥天大谎,是把脑子别在了刀下,但是她有把握,所以不怕。她早有准备,所以,哪怕在陛下面前,她也冷冷静静,天衣无缝地给圆过去了。
只是,被宴轻瞧了个正着。
他本就觉得她奸诈狡猾攻于算计爱哄骗人,不止算计他,连陛下都敢算计哄骗,她都能想象到,他当时的心情,怕是想到自己这么久以来,都是怎么算计糊弄他的,怒极而笑都是说轻了。
她如今在宴轻心里,这好感度真是一败到底了。
凌画看着宴轻,在他的眼神下,她想着,她还能挽救吗?就算不能挽救,她也是要挽救的,哪怕一点点再救回跌入万丈深渊的好感度,也得拼死挽救。
于是,她上前,对他喊,“哥哥……”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闭嘴。”宴轻喝斥,“我早就告诉你了,不准喊我这个。”
“以前你不准喊,我自然不喊了,但是如今我们都大婚了呢。”凌画委屈地看着他,“你年长我,这个称呼亲密,很是适合夫妻。”
宴轻冷着脸,“那也不准喊。”
其实他想说,谁跟你是夫妻?不过人是自己娶回来的,是夫妻就是夫妻,已改变不了的事实,他只能认着。
凌画看着他,也不跟他争执这个,目前也不是争执一个称呼的时候,反正,她已打定主意,该怎么喊就怎么喊,于是,她轻声说,“关于我算计你的事儿,你别只靠自己猜测和从别人嘴里听的一面之词,就给我下定论,你是不是该听听我怎么说?”
她觉得,只要他肯听,她就能让他对她改观,重新拉回些好感度。
宴轻冷笑,“听你擅言擅变,舌灿莲花,巧舌如簧吗?”
凌画:“……”
她极力挽回,“不是,我答应你,你只要听,我绝对依照事实说,不掺杂一丝水分,不会狡辩,好好的与你解释好不好?”
宴轻不买账,“解释什么?你所作所为算计我的那些事儿,难道不是事实?难道从你四哥的嘴里,我听的都不是事实?他有那一句是虚假的?”
凌画噎住。
她四哥说的都是真的,但是,真话也讲究说话的方式方法。他说的都是真的,但是宴轻不能这么听。
“你不必说了,我不想听。无论如何,任你怎么说,你算计我的事情,悯心草的事情,总归是更改不了。”宴轻转身就走。
凌画连忙跟上他,“这个事儿我承认是事实,但是……”
她顿了一下,小声说,“但是我不是喜欢你吗?”
宴轻冷笑,走的更快了。
他一旦快起来,凌画自然就跟不上了。不多时,宴轻就落出了凌画一大段距离。
凌画跟不上他,不甘心地在他身后喊,“哥哥,等等我。”
宴轻不等。
凌画又喊,“哥哥,等等我。”
宴轻继续往前走。
凌画看着他的背影,停住脚步,狠了狠心,放出狠话,“你若是不等我,今夜我就搬过去跟你住。
宴轻脚步猛地顿住,回头难以置信地瞅着凌画,那神情似在说,这话你是怎么说的出来的?
凌画见他停下,连忙走上前,站在他对面,喘息了下,在他的目光下,对他温温柔柔地笑,“你等着我,每日与我一起用饭,我就不搬过去跟你一起住了。”
宴轻挑眉,“你威胁我?”
凌画自然不是威胁他,她就是想跟他挽回好感度,不每日跟他待着,怎么有机会挽回好感度?任他这样撂下一句话就走,连她算计他的那些事儿都不亲口听她说,还有萧枕,还有岭山,他都不听,一副与他无关,将她所有的人事都排除在外,包括她自己,他拒绝再了解多说一句话都似乎不愿,最好住在一个府邸里,顶着夫妻的名义,互不打扰,这可不行。
虽然她觉得,他们成了夫妻,她的那些报恩扶持朝堂朝政社稷的大事儿,依旧是她自己的事儿,与宴轻无关,她自己来做,会保护好他,不会将他牵扯进来,但是,不是这样的被他将她所有包括她自己都排除在外的不牵扯。
弃妃拒承欢
既然他都知道了,她觉得,还是要让他明确的知道,了解她,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锁死这个结。
她抬步走到他身边,伸手去扯他的袖子。
宴轻躲开,板着脸说,“少来这一套!”
凌画:“……”
末世逃荒 二楞
这一套不管用了吗?
她才不管,她如今只能用这一招了,她快速地靠近,到底将他的袖子抢在了手里,学着小时候对付凌云扬百试百灵的神色,仰着脸软软地看着他,小声说,“哥哥,我都嫁给你了,你总不能真的与我形同陌路吧?”
宴轻后退一步,忽然嫌弃袖子太宽大,深刻怀疑她是不是故意让锦绣坊的人将袖子做的这么大好方便她扯,他僵着身子,绷着脸叫她的名字,“凌画!”
这是宴轻少有的直接叫她的名字。
凌画觉得她的名字从宴轻嘴里喊出来真好听,她乖乖地答应,“我在。”
宴轻沉着脸,“松手。”
凌画不松手,“哥哥,我们是夫妻。”
天玄九变 啤酒花1号
宴轻气笑,“你还敢跟我屡次提夫妻这两个字?被你算计到手的夫妻,你觉得值几个钱?”
凌画立即说,“哥哥,你要知道,没有价值的,我才不会算计呢。”
宴轻挑眉,“那你说,我价值几何?”
凌画毫不犹豫,“你是无价之宝。”
宴轻嗤笑,“那你的无价之宝可真多,萧泽是,萧枕是,还有谁?被你费尽心思算计的都是了。”
凌画摇头,别人她都不想嫁,看到他第一眼时,她就想嫁了,“除了你,我没这样算计过别人。”
她委屈地看着宴轻,“我只想嫁给你。”
“那你如今嫁了,还想怎样?”宴轻冷笑,“都算计到手了,你还不如意?”
“想好好跟你过日子。”凌画摇他袖子,真诚的温声软语,“哥哥,我会沏茶,会酿酒,会做点心,会陪你玩,会干许多事儿,你娶了我不亏的。”
宴轻冷着脸,“也包括会哄人,会骗人,会算计人,会耍人。”
凌画:“……”
是,这些她都会。
宴轻见她不说话了,嘲笑,“那天你说,我不乐意见你时,你不是躲着我不碍我眼吗?怎么?今天开始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了?”
不等凌画说话,他继续说,“还是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哄骗人的?惯犯成性。包括现在,你也是在对我算计?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不可信,心里其实打着鬼算盘?”
凌画哑口无言,“不是。”
宴轻冷笑,“鬼才信你。”
见凌画说不出话来,他冷着脸说,“松手。”
凌画不想松手。
宴轻眯起眼睛,“若不松手,明日回门,你自己回去。”
凌画立即松了手。
宴轻转身就走。
凌画眼睁睁地看着他走远,走没了影,始终没回头,她泄气。
她发现,她也许低估了宴轻,本以为他愿意娶她进门,昨日大婚之日乐意与她住在一个屋子里,且明明说好她住地上,他睡床上,但他却将她扔去了床上,自己睡到了地上,今日她去书房喊他一起进宫,他也同意了,陪着她一起进宫了,这给了她一种宴轻很容易原谅她被他哄哄就好跟她会和和美美过日子的错觉,以至于,到现在方醒。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