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南宋風煙路 txt-第1826章 長江後浪推前浪(1)展示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回溯整场山东之乱,夔王府一次次流失高手和再注入新人,不仅整体越来越少,而且强度和忠诚度日渐下降。
李全的死忠亦如此。谁教他和夔王是毛皮关系。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但李全和夔王一样,志向远大,坚韧不拔;更相似的是,隐忍不发,明哲保身。待人接物,他俩都生性凉薄却又伪装完美。
不同之处在于,李全更有个人能力,所以比习惯性依赖旁人的夔王要处变不惊得多——纵使只剩我一人,我也要为自己战到最终。
这样一个可怕的野心家,心窍玲珑的陈旭怎会没防过?然而千算万算,独独漏算他李全会迂回寄生于石硅!
陈旭之所以想不到这一点,主要是忽略了狗在急于跳墙时宁可有所放弃——因为事发之后,不管盟军推不推得出石硅幕后就是李全,都一定会倒推廿七晚间谁接触过石硅,从而加快对十三翼内鬼的剔出。换而言之,李全为了杀出重围,不惜卖了那个内鬼!
而陈旭从无损的角度出发去考虑李全,如何想得到李全一“石”众鸟的全盘计划?他还满心以为,李全刚被放出,动作幅度可控……大叹千虑一失。也罢,人怎么可能想通狗。
当务之急,不是自责,而是见招拆招。陈旭站起身来,望着棋盘上的又一对皮毛关系:“石硅,李全……”他本来看的是两粒黑子,自言自语了片刻,又摇头否决,重新提起了一对黑白子:主公破阵前从未说过担心石硅;到莒县以后、甚至到山东来时,主公也从未有半次说石硅是变数!
会是主公太傻了吗,会是主公一厢情愿吗,红袄寨个个都是忘情负义吗?石硅到底是恨主公,还是误会杨鞍趁乱夺权,所以才听信了李全的谗言被他利用?无论如何,陈旭都该赌它一赌……一刹,陈旭仿佛回到那个熟悉的风雪天,也是在山东、范遇伏罪后,主公对他讲:“陈旭,不仅要为我谋士,更要为我的弟兄。”“只要有林阡在一日,便不会纵容那些私欲”。
就算身隔万里,心也近在咫尺。
好,李全你卖内鬼是吗,那我陈旭就……卖主公!
陈旭真是林阡的贴心羽毛扇,完全理解林阡的自黑计划——解决近忧的唯一方法,可不就是让现在身在阵外的杨鞍和石硅暂先团结起来?同仇敌忾!
所以陈旭把刘二祖、郝定、裴渊、彭义斌都找来,来,有任务交给你们几位。
“好!”多半都是愣头青,一脸的万死不辞,仿佛前路有刀山火海。

结果他们是怎么劝的?
对着陈旭阳奉阴违,冲到石硅面前之后,谁都说不出半句抹黑林阡的话!
反而他们觉得“金军一而再再而三游说石硅,那我军也不甘示弱”“主公/盟王不在,我当说客”,全都想要骂醒石硅,叫他赶紧滚回林阡身边!
裴渊一见石硅就愤懑:当年盟王去陇右,要了你就没带我,结果你这样,对得起我吗?
彭义斌怒意冲天:什么石敢当,你哪里敢当!把局面搅浑,有脸说抗金!
郝定豪气干云,把衣服都扒开了:老子这伤是敌人砍,你却借它来叛主公。
刘二祖苦口婆心:石硅,我说过,十三翼会逐一回来。
跟他们一起去的,还有陈旭身边的一个不起眼小随从,那人自打出阵以后就发誓不留痕迹,但因为宿敌李全发力乱山东的关系,那人愤愤不平、存心要李全偷鸡不成蚀把米,所以在众人和石硅冷场的时候,加了一把力,开口说:“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不会猜疑主公、放弃主公。”
感情真挚,眼神炽热,正是逆反过、又归降的十三翼之一,江星衍。无疑,既给石硅作出了示范,又承接了刘二祖的那句“逐一归来”。

“这是都给他林阡当说客来了,呵呵。”石硅冷笑。
结果,红袄寨寨众和杨妙真推测的一样,弄巧成拙,干了一场等于没干……
从八月金军濒危开始,仙卿就一直在动石硅,日积月累,哪能没有效果,终究给李全铺了路。“短短一天,你们不能指望石硅一下就想通!”陈旭没想到自己的绝妙计策居然未被贯彻,本来在等他们和石硅一起出来,结果只看见他们被石硅轰了出来……
“军师啊。违心的话,说不出来啊……”彭义斌摸着良心说。
“不抹黑主公也罢,你们就算哭求石硅回归、被二当家猜忌主公是个假好人,也好啊!”陈旭苦着脸。
“不行。万一盟王长久不能出阵,岂非给他盖棺定论……”裴渊说。
“呸!哪来的乌鸦嘴!”众人回神,差点暴打裴渊。
“现在想来……是啊,上策,是暂教胜南吃亏,促成石硅和鞍哥握手;中策,劝石硅先让步,仅鞍哥可能会对胜南产生不满;下策,才是这个,苦劝石硅而石硅却不回,既得罪石硅也疏远鞍哥。”刘二祖率先想通,“都怨我们,因小失大了。”
“哎,你们这群……”陈旭委实忍不了自己屡遭下策打击,可想着自己好像也不配骂人家……
“我们这群驴!”郝定给了自己脑袋一拳。
陈旭笑不出来。江星衍也很郁闷,本来他还想:哪天连我这拖后腿的都不掉链子了,那盟军就百战百胜了……哎,又好心办砸事了!
“算了,配合杨妙真,先救到主公再说吧。”这般情况,陈旭只能坐等天时,我就算是个诸葛亮,也得等臭皮匠凑足一盘棋啊!
谨慎起见,陈旭当然是把配合杨妙真那五个字放在心里说的,在场的十三翼里有内鬼的下线——
到廿八的傍晚,内鬼是谁,石中庸早于段亦心就有了眉目,而且他不像段亦心只汇报林阡,他和陈旭之间是面对面互通有无的:“军师,内鬼有个集团,核心应是路成。”
路成因为父荫,有人给他跑腿,有人为他自尽,有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替他掩盖罪行,这一切,对那些人有过恩泽的路政,又知道多少?涉及几大家族,恐怕只有主公能动得了。
一记响雷震在陈旭心头,廿九到了。

不出意外的话,今日杨鞍将会被李全诓骗利用,趁金军苟延残喘掀不起浪的关头,先对林阡不在的盟军揭开群狼扑虎的序幕。
杨鞍的心理活动可想而知:金军即将倾覆,石硅莫名发难,挡住红袄寨的大胜,是忠是奸?节骨眼上盟军还去劝石硅归顺,何意?金宋都要互融了,反倒孤立我杨鞍?!
这样一来,本就心念不稳、不解杨鞍心理的糊涂鬼石硅,第一矛盾也会被煽动为林阡,从而“相继”前来,隔岸观火都已经是最克制的情况。
红袄寨寨众,除了有良心的那几位,大部分都有从众心理。煽风点火、兴师问罪,翅膀硬了他们绝对做得出。
若然如此,盟军委实还要做好被金军得利的预防。
争取让主公回来的时候,不是烂摊子吧。陈旭想。
表面看来,柳闻因、段亦心、杨妙真说的三种可能性,陈旭和徐辕想得差不多:应该还是折中的情况最大。虽然林阡坚持站柳闻因,却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先按群狼扑虎打。”徐辕在归途上,借助海上升明月,代林阡对陈旭发号施令。原先为了安全起见,“真刚”只在李君前的示意下,对徐辕所在的阵法给以情报,甚少直接对徐辕和陈旭牵线。直到内鬼明确,交流轻松许多。
神级枭雄 北风刺骨

群狼扑虎,徐辕和林阡还是迟到了。
“短期内还是应该把杨鞍和林阡看作不可拆分的一体,慢慢从其他人那里铺垫,宜先混淆视听、制造假象,尔后,再伺机把李全放出杨鞍的心锁。”“生死符必须更新换代。”——若干天前,仙卿就布好了这场“群狼扑虎”的局,一朝猝不及防,李全反客为主。
因此,前期杨妙真、胡弄玉为了坑害敌人所作的一切准备,看来输出对象都要从仙卿换成李全。
“这两个年轻男女,倒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亲临乱局,虽戈戟横陈,陈旭亦从容不迫,他心里最赞叹的是后生可畏,杨妙真和李全,一个有前瞻,一个有后劲。
哎,谁想到,林阡林陌斗智斗勇了三局不分胜负,第四局竟将是她杨妙真先对李全斗上一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