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7u6e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託塔李天王-第五百八十五章師徒反目展示-edkou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师父,这法宝就算暂且借给弟子的,待弟子平叛西岐之后,立了大功,返回朝歌,我便亲自把法宝归还师父,定然不留一件,而且到时候,我定然力劝父王,让其封禅我阐教为国教,到时候阐教可与大商一起享受人族气运,岂不妙哉!”
听了殷洪的话,赤精子算是出离愤怒了,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面色铁青的道:“殷洪,你是铁了心要背叛师门了是吧,你在山门之时,曾经立下誓言,要是背周扶商,便四肢俱成飞灰,你也
是修道之人,天道运行自有其理,你若一再执迷不悟,到时候誓言应验之时,就是你身陨之日!”
“天地之道,人伦为先,老师弟子心中已经再无他念,唯有住大商平定四方,还天下太平,继往开来,使得天下大治,此乃绝大的功德,到时候就是天道也会有感,原谅弟子那无心之言,老师你且返回太华山,等到弟子的好消息吧!”
赤精子听殷洪居然撵自己,让自己灰溜溜的返回的太华山,心中大怒,手中的宝剑骤然前伸,宝剑之上,闪烁出尺许的剑芒,这剑芒与凡间武者的剑芒不同,这剑芒有着一种莫可名状的玄奥,有着一种无坚不摧的气息,竟然是蕴含着庚金之气。
这一剑的速度是极为快速的,那殷洪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在剑光临身之时,殷洪往上拔高了三寸,使得原本指向哽嗓咽喉的剑芒,击打在殷洪的胸口之上,只见殷洪胸口的战甲瞬间撕裂,不过就在殷洪要被重创之时,只见殷洪周身紫芒大盛,竟然把那锋锐的剑气格挡在体外。
不过紧接着剑气而来的宝剑上得力道,一下子把殷洪顶飞,一直向后倒退十几步这才堪堪停止,落地之后,殷洪身上的紫芒收敛,只见殷洪破碎的甲胄之下,隐藏着一件紫色的道袍,这道袍被赤精子的宝剑以及发出的剑气连击,也未损伤分毫。
殷洪落在地面之后,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前的那衣甲破损之处,随后抬起头来看着仗剑而立的赤精子,眼中微微发红,持着方天画戟的手都微微的颤抖,强行按捺激荡的内心,艰难的开口道:“师傅,这是殷洪最后一次如此叫你,这一击算是偿还你的救命之恩,你动手吧,我再让你三招,以偿传功之恩,你我之间就算两清了,至于我手中的法宝,待殷洪平定天下,自然归还老师!”
“孽畜,还让贫道三招?还偿还贫道的救命之恩,传功之谊?你还的起么?若不是贫道救你,你早就被你那父王斩杀,你还能有如此本领,来忤逆贫道?殷洪,你若真是一再的冥顽不灵,那贫道就不客气了!”
赤精子说着,脚下的动作却不停,只见赤精子一闪,就栖身近前,手中宝剑寒光闪烁之间,庚金之气纵横来去,只是在刹那之间,在殷洪的四周仿佛成为一个剑气所组成的世界,剑气往来穿梭,仿佛要给殷洪切割成碎片一般。
殷洪见此,心中也是大骇,现在的赤精子的修为还未复原,现在还没有重新凝聚胸中无气,绽放头顶三花,这种攻击已经隐隐超越的金仙的层次,不过殷洪对赤精子的表现却怡然不惧,只见殷洪把全身的法力全部灌入八卦紫绶仙衣之中。
只见刹那之间,殷洪身边紫色的雾气喷涌而出,在殷洪四种呈现出一个紫色八卦的图案,这八卦在空中旋转、变幻,原本纵横来去的剑气,一遇到这紫色的八卦,就仿佛遇到了克星一般,那锋利无比的剑气,纷纷被融入紫色的雾气之中,这雾气并没有任何消耗,反而是越来越浓烈。
“赤精子,三招已过,你我之间已经恩断义绝,你现在退走,我还认你为长辈,不计较你数次与大商为难的罪过,要是你再是如此咄咄逼人,就别怪本太子对你不客气,我手中的法宝乃是阴阳镜,这法宝的威力你也是知道的,再不走本太子就要动手了!”
殷洪说话之间,就从乾坤袋之中拿去阴阳镜,握在手中,试探几次,想要朝着赤精子照去,可是心中犹豫几下,还是没有下得了决心,可是就是这阴阳镜在包裹殷洪全身的紫气之中时隐时现,让赤精子万分紧张。
这阴阳镜乃是元始天尊赐予自己的法宝,要不是自己的从金仙的修为被打落成凡人,一时间神识与法宝脱离,不能再掌控者先天灵宝,怎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自己的法宝居然被别人用来对付自己,可是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现在的关键就是在殷洪没有用阴阳镜之时,就斩杀对方,抢夺回来阴阳镜。
赤精子如此想之下,手中的宝剑再次一挺,再次朝着殷洪周身笼罩而去,可是无论赤精子用出何种剑法,都无法破开八卦紫绶仙衣的防御,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而就在这时,赤精子的眼睛余光发现殷洪的眼神中闪现出一丝凌厉的杀机,心中暗道不好,心念动的瞬间,化作一道白虹消失不见。
而此时的殷洪手中的小镜子,那白色的那面正照着赤精子原本战立的地方,镜子照射之时,却发现赤精子早就消失不见,殷洪吃惊的看着遁走的赤精子,看着仅能看到一个尾巴的白色长虹,心中暗暗腹诽这赤精子,有如此遁术却连自己都不告诉,真是奸诈。
此时的殷洪已经认为赤精子对自己留了一手,现在殷洪对赤精子当年对自己说,说自己是他的衣钵传人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不过此次与自己相处多年,最为尊重的师傅出手,心中多有酸楚,已经无心恋战,也不顾及西岐一方的士兵,三步两步跃上战马,兜转马头,朝着营中而去。
而庞、刘、苟、毕等将领见殷洪转身而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好恋战,组织士兵徐徐退去,此时西岐的士兵距离大商的士兵实在是太远了,根本无法衔尾追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商军队徐徐后撤,姜子牙叹了口气,领着刚刚出城不就得士兵,返回西岐城。
此时的阐教算是真是惹了天大的笑话,三代弟子叛教不说,就说师傅去清理门户,却被逆徒打的狼狈逃窜,阐教的副教主在西岐城中,却也无法为自己大教清理门户,真是讽刺,姜子牙和燃灯道人已经能想到,现在在元始天尊知道此事之后,脸上表情之精彩了。
而就在殷洪返回军中之时,衣甲还未褪,只听东方有一位道人前来,说是持着申公豹的书信前来,专门为了住殷洪这个大商太子一臂之力的,殷洪听说申公豹再次给自己派来帮手,心中大喜,急急忙忙走出大帐前去迎接,把刚才的使心情低落的事由仍在一边。
待到殷洪出了营寨之时,只见一个道人傲然而立,背负双手,一身大红道袍随风飘扬,与飘动的赤发相得益彰,这人面目只能用狰狞来形容,一张扩口之中,跟跟尖牙似利剑一般,一双外凸的眼睛之中,竟然呈现赤红之色。
而且殷洪远远的看到这道人身上的煞气凝结如实质一般,明显是一个穷凶极恶之徒,而且对方的脖子上赫然是一个人头骨制成的念珠,这些念珠上的骷髅头的眼睛之中不断的吞吐着碧磷鬼火,真是让人见之背脊发凉,全身有着莫名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