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萬族之劫笔趣-第932章 魔族!(求訂閱)看書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利用天门杀一位大圣,也是苏宇无奈之下的选择。
是的!
资敌不说,自己还少了一位大圣大道,其实若是可以,苏宇是不愿意的。
然而,没办法!
实力弱,没能力自己独杀对方,最终,苏宇选择了天门强者来杀人。
便宜天门内的家伙了!
然而,这一刻,却是惊呆了四方!
……
正在和人祖对峙的惑天,脸色剧变!
人祖也是眼神异样。
悲天和擎天都死了?
擎天去哪了?
天门?
传送进入了天门吗?
正常情况下,除了本人,是没办法让外人进入天门的,可苏宇做到了。
此刻,他对面的惑天,脸色大变之下,再也不复妖媚,吼道:“降临!”
再无大圣降临,那就麻烦大了!
她和鸿天,可能都要倒霉。
这一刻,一道道门户之力动荡,人门八位大圣,他们几个算是偏弱的,此刻,气息比之前更强大,而地门,并未阻拦。。
这符合地门的利益!
削弱人门!
只是没想到苏宇这么利落,没一会就干掉了两尊大圣,这么下去,地门都在思考,要不要想办法,让人门八大圣都给栽了!
轰隆隆!
天地震荡!
这一刻,再次有大圣降临,人祖微微动容:“惊天!”
惊天大圣降临了!
昔日,和他合作的那位大圣,也是极强的一位强者。
此刻,天地动荡,此人降临了!
惊天降临之后,还不够!
其他几处,还有门户之力动荡,还有其他大圣在降临。
人祖陡然回头!
碧华山中,周稷一声轻叹,下一刻,一道气息升腾而起,周稷面色一变,接着眼神沧桑起来,稷天大圣!
至此,足足六位大圣降临天地之间!
擎天、悲天、鸿天、惑天、惊天、稷天。
第七位大圣,好像也想降临,可是,很快被一股力量阻拦了。
那边,惊天大圣一声冷哼:“大胆!”
地门阻拦了!
在死了两位大圣之后,地门居然还在阻拦他们!
而地门无声。
不阻拦?
惊天和稷天,都超过了36道,足够了!
你们还想如何?
再来人,我等着被你们弄死吗?
这种一个个降临……可以了!
地门现在觉得,也许这是好事,最好的结果还是苏宇这边也死几个!
别一直死人门强者!
……
同一时间。
混沌之主瞬间消失在原地,朝远处飞去。
此刻局势变幻,他也有些动容,这时候,他直奔苏宇他们那边而去,不是为了帮苏宇,而是为了阻拦苏宇他们继续杀鸿天!
是的,阻拦!
不能接连杀了三位大圣,杀多了,这么下去,人门损失太大可不好!
若是情况允许……最好能杀了穹!
削弱双方力量才符合地门利益!
也许,天古是对的,不该一直坐视,在苏宇他们击杀两位大圣之后,这当前,也许应该击杀苏宇他们一方的强者。
……
同一时间。
无间地狱。
狱王凌空伫立,在这群36道强者大战的时刻,她这位据说只有32道的修者,是插不上手的。
她面色冷峻,一身黑衣,在上古时代,是出了名的酷吏。
上古年间,她和文王他们闹翻。
人皇带人离开的时候,她不愿进入时光长河上游,甚至想要牵制人皇,结果被人皇一击打入了地门。
此刻,她默默看着远方,一直不曾插手,一直都是冷酷无情的脸色。
此刻,她身边多了一人,火红色的长发,桀骜的眼神,魔焰滔天。
炎火!
这位跟着她一起进入地门的魔族强者!
炎火眼神有些凝重,看向远方,声音不算低沉,但是有些凝重:“这些家伙,都很可怕!这万界苏宇,崛起之快,无法想象!人门两尊大圣被杀……此战,哪怕人门获胜,也损失不小!”
人门八位大圣,一次性降临6位!
加上混沌之主、人祖、穹,以及镇压地门的死灵之主、文王这些人,外加天门中实际上参战了的石和空几人。
可以说,这一战,看起来发生在地门中,而实际上,除了三门没出手,外加两位大圣没降临,几乎所有强者都参战了!
或主动,或被动。
说着,炎火看向眼前这女子。
无数岁月来,女子崛起的都极少,至于惑天这些老古董,也是极少数,或者投靠哪位无敌强者,或者为哪位无敌强者效力。
倒是眼前的狱,并非如此,哪怕当年人皇他们崛起,这位也是一同打天下的,并非借人皇他们之力,在人族一统期间,也是出力巨大。
而今,离开了人皇他们,也在地门中站稳了脚跟,实力强大。
炎火,还是很佩服的。
他默默看着眼前的女子,一时间有些走神,而狱,却是头也不回,并未看他,只是遥看远方,声音清冷:“人门强大,大圣还有没降临的,新来的两位,给我感觉,都有36道之上……混沌插手,这些人想赢,恐怕难!”
炎火点点头。
的确难!
就算苏宇继续杀人,杀一个,再来一个,杀一个,再来一个……
除非能杀八圣,否则,迟早玩完。
消耗很大的!
大战,并非不消耗实力的,消耗天地之力,消耗规则之力,只是平时感觉不明显罢了。
炎火看向狱王,轻声道:“我们要插手吗?”
插手,很可能会死。
不插手,这样的大战持续下去,也许会有些麻烦,不管谁赢了,对他们恐怕都不算好事。
“万界来的那些人,跑了?”
武意凌云 楼天
“跑了!”
炎火回应了一句。
狱王清冷无比:“炎火,你故意放跑了他们,是吗?”
炎火沉默一会,点点头:“毕竟有魔族在,我知你心思,可这些人都是弱者,你要灭各族所有人,抽取本源和大道之力……我觉得还是太过了!”
故意的!
此刻,天古他们不在。
否则,恐怕会震动。
摩天尊觉得炎火不管他们了,不顾他们了,所以他宁愿跟着天古他们走,也不敢继续留下来。
而狱王却是说,炎火故意放了他们。
因为,狱王要杀他们,留着他们有用。
狱王声音愈加冰冷:“你可知,我需要这些人的大道之力,完善自己的道?放走了他们,我的道,如何完善?”
炎火再次沉默一会,开口道:“杀强者补道!那些人,有些才是腾空境,有些更弱……”
“你放走了魔族便罢,为何连仙神这些种族,也一起放走?”
找一个八九道的修者去看守……明摆着放水!
炎火能在地门中活到现在,怎么会那么大意。
一代魔皇,岂会那么容易就被天古这些人算计了。
只是不愿罢了!
炎火思考一番,轻声道:“魔族太弱了!天古此人,还有几分脑子,神族那边,外界还有人,神皇也还活着……三族一体,终究还是有几分活命的机会!否则,单纯的魔族,哪怕我现在放走了,迟早也会灭亡!”
他也并未隐瞒。
他看向狱王,轻声道:“你应该可以拦下,为何没出手?”
狱王淡淡道:“念你为我效命多年,你放走了他们,这么多年的功劳,一笔勾销!”
炎火自嘲一笑,点点头。
只是功劳吗?
他也没再说什么,朝远处看了看,仔细判断一番,开口道:“你修地狱之道,又希望万道开天……”
环顾一圈,再次开口:“死灵之主的死亡大道其实很适合你……不过他太强了!万道开天,苏宇和文钰的天地,都比较适合你,不过他们死了,人族可能会败……你想过对他们下手吗?”
狱王淡漠:“能变强,有何区别吗?”
炎火笑了笑:“每个人变强,都有自己的目标,自己的目的!你当年和文王他们闹翻,只是因为你想走你的路,他们不愿意跟着你走罢了……你杀了不少强者,却是没杀人族强者……”
“不过,这些人可未必会感激你不杀之恩!”
他看向远方,“那苏宇,我知道一二!你不杀他,他迟早有一日会杀你!咱们的人在外阻拦文王回归,想让文王继续拖着天门和人门……他可是恨极了你,连你的王位都给剥夺了!这也代表,你昔年为人族作出的贡献,已经被他抹去!”
“你想说什么?”
狱王声音淡漠,炎火笑了笑:“没什么!你说什么便是什么,你觉得你是对的,那就走下去,其他人不愿支持你,我却是愿意支持你走下去……哪怕……沧海化桑田!”
狱王不语,不回头,不去看。
只是继续看着前方大战。
不知过了多久,狱王忽然淡淡道:“你这种人,在我眼中,只是利用的棋子,是个白痴罢了!”
“知道!”
炎火笑了笑,点点头,好像并不在意。
他继续四处观察,开口道:“周虽然态度不明,可目前来看,还是帮人族牵制了一位大圣的!周,不可杀,是吗?”
狱王不语。
炎火继续看:“那穹也不行了,你肯定也觉得不能杀!这么说,只有人门大圣和混沌符合你的预期了。”
炎火继续说着,“稷天可能和周达成了什么协议,否则,周不会允许他留在碧华山!所以,惑天、鸿天、混沌这三位,才是关键!”
“你当初进入地门,盯上的应该是混沌,他的不老根,生命气息浓郁,也许可以中和一下你大道中的灭亡气息。”
说着,炎火又笑道:“鸿天和惑天,其实也都不错!鸿天走欢喜之道,笑口常开,你太冷了,若是能汲取一些欢喜之道,笑口常开,那也是好事!狱,你笑过吗?”
狱王依旧冷漠,只是默默看着。
炎火笑道:“惑天……不太好,魅惑之道,欲望之道,我喜欢看你笑一次……可不想看你走这妖媚之道!”
“够了!”
狱王清冷道:“还不需要你来提醒我!”
炎火点点头,看向远处,看向已经汇合到了一起的那些人,混沌之主跑去救人了,此刻,和鸿天聚集到了一起,而苏宇一方几位,也都正在疯狂围杀他们!
不过,随着惊天和稷天降临,那两位只要撑住一会,问题不大!
炎火再次看向背对自己的狱,笑道:“机会就在眼前,那俩家伙聚集在了一起,都是你需要的!只要你看我一眼,笑一声,说一句,我便去为你取了他们的大道,你看如何?”
口气大破天!
这一刻,这位在地门中,名气不大的家伙,一位20多道的修者,口气却是狂妄的吓人!
你只要说一声,我便为你取来两位36道强者的大道!
只为红颜一笑!
狱王并未出声,也没回头。
沉默一会,忽然道:“你当年为何退位?”
炎火,魔族第二位魔皇!
魔祖之后,诞生了三位魔皇,当然,魔戟他们不算,只是上古时期。
三位魔皇,第一代还没强大起来,就被武皇钉死在了魔界。
炎火是第二位,第三位是时光长河上游被斩杀的那位。
当年,人族一统诸天之时,炎火退位,将魔皇之位传承给了第三代魔皇,就此消失,再次有踪迹显露,已经是跟着狱王一起进入了地门之中。
最后一刻,跟着狱王去了地门。
而炎火为何退位,当年普遍说法是因为人族太强,一统诸天,炎火忌惮人族,不敢和人族厮杀,又性格刚毅,不愿魔族在自己手下臣服人族,所以选择了归隐!
而此刻,狱王却是忽然问起了当年往事。
炎火笑了起来:“当年不敌你们……”
说着,见狱王好像失了兴趣,又笑了笑,“好吧,说实话,因为当年你在人族!”
炎火露出笑容,“我父被钉死在魔界,我看在眼中,是武皇那个畜生干的好事,多年来,我一直想找他报仇。后来,武皇被擒拿,被封印,虽然没直接被杀,我也算出了一口恶气!”
“当然,武皇被擒拿,被封印,甚至被羞辱无数岁月,原因你知我知,因为他妄自开天门,导致星宇之妹星月被围杀……”
狱王没说话。
炎火又笑道:“当年你是追查此事的主查者,我记得没错的话,你追查到了一半,便没再继续追查下去……否则,当年我大概难逃一死,不是吗?”
一段往事,缓缓揭开。
此事,若是苏宇在这,也能听懂一二。
武王曾告诉苏宇,他为何要羞辱武皇。
因为武皇当年乱开天门,导致天门波动,差点降临万界,文王他们为了去封禁天门,导致星月被人围杀,所以武王也迁怒于武皇,才有了羞辱之事,但是没杀他,因为武皇也不知造成的后果。
而武皇开天门,造成动荡,其实也有缘由。
只是武皇自己,大概都不太记得了。
因为,有人找他报仇,逼迫的他不得不开天门,非但如此,连星月被杀之事,都和眼前的炎火有关。
而狱,是那个时期的追查者,因为这种事,都是狱在负责。
此刻,狱王并未说话。
炎火笑道:“你当年为何不继续追查下去?”
“查什么?”
狱王淡淡道:“查到武皇那边,便足够了!星月之死,谁也不愿意看到,可难道因为星月之死,和当年强大的魔族作对吗?难道因为星月是他妹妹,就要为了星月一人,坏了当年统一诸天的步伐?”
她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此刻,冷淡道:“你不会觉得,我不再追查下去,是为了保护你吧?炎火,那你太天真了!”
“我知道!”
炎火笑着点头:“我知道你的心思,外人说你冷酷,说你是酷吏,却是不知,当年的人族五人,唯你最公平公正,其他人,私心、私情都比你重!这种得罪人的事,也就你会做,换成其他人……也做不来!星宇这些人,伪善罢了,涉及到自身,往往会失去分寸……”
炎火笑了:“所以,从那一次之后,我便觉得,你极其有魅力……你应该生在魔族!真的,魔族其实很需要你,你这性格,在魔族,一定比在人族强!魔族……没那么多伪善,那么多伪君子!”
狱王冷漠道:“你很愚蠢!”
“愚蠢?”
炎火笑了起来,点头:“也许吧!不过你也一样!”
说着,轻笑道:“狱,说实话,你想打造的人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哪怕到了今日,我还是不懂,不清楚,不明白!”
狱王好像在思考,许久,淡淡道:“无欲无求,无情无道,规则森严,法大于情!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
炎火微微皱眉:“后面的,其实没问题!我想,人皇他们反对的应该是前面吧?无情无道……狱,作为人,七情六欲本是常理,你这有违纲常了!”
狱王淡漠道:“人门讲情!人门存在于心,存在于情!欲要灭绝人门,断情断性,人门自灭!灭三门,当无情无道,否则,人门迟早还会复苏!”
炎火叹息:“太难了!也太不现实了!”
狱淡淡道:“事在人为!星宇他们,不但前面做不到,后面的也做不到!不别亲疏,不殊贵贱……既然我当年杀人被抓,当一断于法!他们,终究和我还是不同!”
炎火失笑:“你还想着当年他们抓了你,就该杀了你?”
“为何不杀?”
狱王淡漠无比:“不杀,便是无法!情大于法,天下自乱!万族反人,便是星宇情大于法,包庇我,也包庇太山、文道诸位!文钰遭难,两大人王擅离职守,当杀,以儆效尤!作为人王,开疆守土,分内之责!擅离职守,星宇不但不追究,还暗中让太山前往天门助战!”
“明禾擅自升空星辰海,将星辰大陆,赏于妻族,便是枉法!星宇不以为意,当作佳话,在人皇大殿,肆意宣扬,大声说笑,毫无纲常!”
“有功不赏,有过不罚!以情治理天下,星宇之错,万族反人,理所应当!”
炎火笑了起来:“听你这么一说,星宇好像的确坏的很!不过……他口碑可是很好的……”
狱王淡漠:“君王不重口碑,法治天下,方为正道!以情治天下,歪门邪道!”
“所以,你就无情无道了?”
炎火感慨一声,“今日,倒是和我说了不少,比往日都多,虽然不太认同你……好吧,我还是认同你吧!”
炎火笑道:“嗯,有道理,你说的都不错!法大于情……有理!星宇这些人,不懂你的心思,活该被万族造反!”
赞同了一句,他笑道:“可你现在这个实力,不行啊!没办法和他们争!我支持你,创造这样的人间,创造这样的万界!狱,坚持自己的信念!不要因为实力弱,就妥协!”
狱王淡淡道:“我也枉法过!”
“那不一样!”
炎火想法设法地思考着,很快道:“这是为了创造法的天下,你只是在这过程中,完善你的法道!不过呢……狱想让人无情无欲,我觉得吧,你得先有……你才知道,如何去断绝!”
“所以啊,你得先学会笑……”
炎火笑着,又道:“你好多年都不笑一次,你都不知道欢喜是什么,你如何让人断绝欢喜?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不了解的东西,你给一刀切了,当然不能获得大部分人的支持,你得了解了,才能去设置这样的法道!”
说到这,远方已经打的天崩地裂。
刚刚占据优势的苏宇他们,眼看着又要陷入逆势了!
因为,惊天和稷天都快到了!
苏宇他们,到现在也没能拿下鸿天和混沌之主,这么下去……还是不行的!
炎火吐了口气:“好了,我得走了,狱……这些年,其实还是很满足的,唯一不太满足的是,你没对我笑过,哦,也没为我哭过一次……有些遗憾!”
他笑容灿烂:“魔族,性情中人,随心所欲,我族不擅阴谋诡计,但是,我魔族只求随心!无所规矩,狱……你创造的世界,我大概待不下去,太刻板了,不符合我的心意……嗯,还是支持你!”
“别硬拼,我走后……你未必能斗得过他们,拿到了大道,躲起来,等待最后再出来,要不然,苏宇、星宇这些伪君子,未必容得下你!”
狱王回头,看向他,一脸冷漠:“你要为我夺道?”
“当然!”
炎火笑了一声,又看看那边,“来不及了,再迟,惊天他们就赶到了……狱,说句实话,当年到底有没有追查到我……”
“没有!”
“你连骗我一次都不行?”
炎火无奈,摇头,“一点不感动人,可惜了!”
话落,这位20多道的修者,一步步踏空而起,朝远处飞去,笑容灿烂,笑声传荡而来:“狱,也许当年你不在意,可如今,我放走了那些人,你也没惩罚我,法,终究还是无法大于情……你又徇私枉法了!”
狱王不说话,默默看着。
……
而这一刻,苏宇也是愤怒无比!
一刀劈的混沌之主倒退,怒骂一声:“你这老东西,找死!”
混沌之主一直在准备着,距离此地不远,他们要杀鸿天的时候,老家伙上来阻拦,两大36道联手,倒是让苏宇几人,一时间无法迅速击杀他们!
而惊天和稷天都要到了,眼看着机会没了,苏宇岂能不愤怒!
该死的!
若不是混沌之主捣乱,不说多,鸿天死定了!
斩杀三尊大圣,苏宇压根不惧这些人!
他愤怒,穹也是怒不可遏,骂骂咧咧的,三位大圣降临,死了两个,第三个就是他的对手,却是活蹦乱跳的,他也气急败坏!
一剑又一剑,疯狂劈砍着鸿天!
鸿天大圣虽然被他们围杀,人皇、穹二打一,再过一阵,他就可能会陨落,可是……我不是还没死吗?
“混沌……多谢了!”
鸿天虽然被劈的浑身流血,却是哈哈大笑,欢喜异常。
在这一刻,居然是混沌出手拦下了苏宇和文钰!
否则,他死定了!
而混沌之主没说什么,他该撤了,因为惊天和稷天来了!
你们继续斗吧!
他边战边退!
这一次,最好双方两败俱伤,那是他最期盼的结果!
而就在这一刻,一股不算太强的气息,迅速出现在他们附近。
炎火露出笑容,看向这边。
有些人不认识炎火,有些人却是认识,人皇正在困住鸿天,忽然微微一愣,皱眉,看向炎火。
狱,要插手吗?
而混沌之主,也是微微凝眉,炎火来了,狱也想插手不成?
炎火没理他们,回头看了一眼无间地狱所在的方向。
笑了笑,感慨一声:“这世间,真无趣!算计,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我魔族,果然还是不配生存啊!”
一声感慨,带着无限情绪。
无趣的世界!
唯一醉心的人,却是不会笑,不会哭,也很让人悲哀。
他看向苏宇,笑道:“悲天大圣的道,可以留下一部分给我吗?”
苏宇微微一愣。
“我拿别的换……有悲有喜,才是生灵……”
苏宇还在思考中,此人……炎火魔皇?
疯了吗?
这么多强者大战,他也敢来这大放厥词!
狂人,他苏宇就是。
可这么狂的,也是少见了。
“我当你答应了……”
炎火笑了。
他看向远处,看向地门所在,笑了一声:“地门……难道还真是我老祖宗?可怕,我居然是一道门的后裔……真可怕……”
就在说话间,他笑容灿烂。
下一刻,一股股特殊的力量,从他体内爆发而出。
炎火笑声爽朗:“不管你是不是我老祖宗……反正不熟悉,那就坑你一次好了!谋划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成功了一二,还得多谢大家相助!”
在众人有些异样的眼神下。
下一刻,众人纷纷眼神一动,而远处,地门陡然剧烈波动!
地门宏大声迅速传来,带着愤怒:“你……该死……你这混蛋……”
“老祖宗莫要生气,不会那么容易死的,死了……也就死了!”
带着一声笑意,忽然,一股强大的天地之力,涌入炎火体内,从地门那边涌入而来!
炎火气息,瞬间强大起来!
“老祖宗还是有些蠢笨啊,我们这些年,一直在你附近徘徊,来来回回地贯穿门户,大量圣族强者血液浇灌你……你不会真以为是帮你复苏吧?”
“有点蠢!”
炎火笑了,就在这一瞬间,地门陡然咆哮一声,可地门那边,一股强大的力量,被抽取而来。
“别怕,只是借用一会,你撑住了啊,等我血脉燃烧殆尽……你就可以收回去了,老祖宗还是厉害,都这样了,我都没办法剥夺你天地之力……可惜了!”
这些年来,狱王和他在这,可不是什么都没做。
狱王一脉在外,经常用血脉浇灌地门,按照门内的说法,是为了接引狱王,实际上,炎火是真的具备地门血脉,而他当年和狱王,用血脉之力交合混杂,留下了狱王一脉,也具备一些地门血脉。
所以,月罗他们可以修炼出地门。
无数年的浇灌,自然不是单纯的为了接引,而是为了侵占地门!
可惜,地门太强。
这么多年了,炎火和狱王也是无奈,只能临时抽调一部分力量,想完全剥夺,还是不可以!
今日,也是机会!
要不然,等地门彻底复苏了,这样借力的机会都没了!
这一瞬间,地门剧烈波动,而炎火身上血脉燃烧,气息强大,一瞬间,好像浮现在一座门户之中,带着一些笑容:“苏宇,真正的门户之力,可不是你那样的……你的门户之力,太弱了!你小看三门了,他们强大,可不单单是因为大道之力强……本座让你看看,什么叫门户!”
在苏宇震动的眼神下,炎火气息瞬间飙升到了36道,甚至还在增强!
37道,38道……到了38道,戛然而止!
炎火哈哈大笑:“够了!老祖宗自己保重,被打死了……别怪我这不知道哪一代的后裔坑了你!”
“混账!”
这一刻,地门再也忍不住了,怒吼一声,带着痛苦的声音,因为随着他力量被抽离一大半,门外,有人动手了!
死灵之主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感受到了地门的虚弱,也感受到了大量的力量被抽走。
难道是去杀苏宇?
有可能!
这么一想,门外三大强者,疯狂轰击地门起来,轰隆声震荡整个地门世界!
……
而炎火的突然出现,突然爆发,这一点,没有任何人想到。
除了狱王!
口气大破天的炎火,说要为狱王取来两人大道,这一刻,他开始了!
“让开!”
一声低喝,炎火瞬间浮现在苏宇他们这边,苏宇脸色微变,急忙倒退。
炎火哈哈大笑!
而混沌之主,脸色剧变,“你……”
“别喊,我不爱听!”
一声轻笑传出,下一刻,一座门户冲天而降!
“门户,封印,镇压,隔绝,断道……能力太多了,同阶强者,门户无敌!苏宇,你还嫩了点……我想杀你的……可惜……罢了!”
随着炎火的声音发出,门户镇压而下,轰隆一声巨响传来!
混沌之主瞬间化为一棵大树!
炎火淡淡道:“你就被封印在地门之中,你还能逃?”
混沌之主大恐,暴吼道:“吾乃地门唯一36道修者,你杀我,混沌时代完了……你……”
“与我何干?”
38道,不是让混沌之主恐惧的存在。
而是那一道门户,瞬间降临,隔绝大道之力,封印他,镇压他,一瞬间,让他气息下滑的厉害!
哪怕苏宇,也是微微一惊!
这股门户之力,太浓郁了!
或者说,那股封印之力强大的骇人!
这就是封印时代的门户?
尽管不是地门亲自出手,可这一日,这一刻,苏宇知道了门户的强大所在,如何封印一个时代!
36道的混沌之主,一瞬间被镇压,气息下滑,35道,34道……
炎火血液燃烧,脸色也渐渐苍白,却是笑容灿烂。
陡然,暴吼一声,一拳打出!
带着一股焚烧天地的火焰,一拳打出,属于混沌之主的那棵大树,被这一拳打的根本无力反抗!
“门户,不是苏宇你那么玩的……我都研究多年了,可比你会用……”
炎火笑声传荡而来,下一刻,再次一拳打出,轰!
巨大的不老树,在他无数拳的爆发下,根本无法逃脱!
轰隆一声巨响!
夹杂着混沌之主的惨叫声,大树炸裂开,金黄色的根须却是保留了下来!
而炎火魔皇,冷笑一声,杀入门内,以最快的速度,眨眼间,将那大树树根打成了两截,一截丢给苏宇,淡淡道:“我要悲天剩下的大道之力!”
苏宇眼神微变,没说什么,迅速将还没被彻底吞噬的悲天之道,丢给了炎火。
因为此刻,他看出来了!
此人,要死了。
他在燃烧自己的血脉作战,借用地门之力作战,一旦血脉燃烧,力量反噬,他会瞬间爆裂,彻底陨落!
此刻,和炎火交战,那是给自己找难受。
苏宇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何况,对方还给了一半的不老根,也不吃亏。
炎火一把抓住那残破的大道,瞬间门户之力封印大道,再将剩下的半边不老根封印,露出一抹笑容!
而此刻,其他人都有些震动。
一位36道强者,就这么被干掉了?
轰!
远处,地门好像被打的鼓包了,带着一些愤怒和绝望:“你快将力量还我……混蛋!”
他被算计了!
这些年,狱王一脉在外,炎火他们在内,都在不断用血脉之力浇灌他,他还以为这些人是为了让他加速复苏,结果……他别坑惨了!
他么的,快还我力量!
虽然这家伙不能长期持有,很快会死,可你快点死,再不死,我力量无法回归,我就完了!
因为39道的死灵之主,是真的不弱!
“稍等!”
炎火笑了一声,一瞬间,出现在鸿天面前,鸿天也是脸色剧变。
而穹还想继续劈砍,人皇一把拉住了穹,迅速后退。
炎火看向人皇,嗤笑一声:“本该对付你才对……这一切,当年我最初的目的,都是为了对付你……可惜……也不可惜!”
一声畅笑,地门再次降临!
强大的门户之力再次浮现,而他身躯已经消失一半。
鸿天大惊!
后方,惊天和稷天也是纷纷变色,疯狂朝这边杀来,带着强大无比的力量轰击而来!
而苏宇几人,纷纷出手!
轰隆隆!
就在炎火身后,苏宇这几人,同时出手,拦下了那两人的攻击。
“炎火……”
稷天大圣暴喝:“你疯了,你必死无疑……”
“我知道!”
炎火笑了:“可是……我想看她,对我笑一次……嗯,一定很美!一定!”
“死!”
一声厉喝,一股强大的地门之力,直接爆裂开!
远处,地门惨叫一声,疯狂怒骂:“艹你祖宗!你杀人就杀人,爆老子规则力量做什么?”
炎火不再理他!
因为这样,杀人更快啊!
我没时间了!
快来不及了,我还想回去看她一眼,哪怕无数年来,他一直在看,可她……一直冷着脸,还是很不舒服的!
轰!
一拳打出,鸿天被地门力量炸的痛苦嘶吼,被这一拳打的肉身破碎,炎火却是根本不管自己燃烧的躯体,疯狂轰杀,打不死就用地门力量自爆!
反正,这又不是我的力量!
借花献佛!
杀了鸿天……送她欢喜之道!
轰隆隆!
一连串的巨响传出,一位38道强者,正在自爆力量,重伤的鸿天,如何抵挡?
鸿天额头上浮现出一道门户,那是人门,他想逃,哪怕逃走一些意志也行!
可是……炎火不给他机会!
轰!
一拳打出,门户彻底粉碎!
炎火下半身彻底消失,身躯也在消失,他双臂还在,一把抓住鸿天还完好的脑袋,下一刻,暴吼一声,轰隆一声巨响,将一条七彩斑斓的大道抽离了出来!
轰隆隆!
天地震荡,炎火身上的气息,迅速下滑。
他也不管这些,露出了灿烂笑容,欢喜之道,不错!
最后一股地门之力涌入,将大道封印。
他没看苏宇他们,笑容灿烂,疯狂穿破虚空,朝无间地狱飞去,飞行到一半,他双臂消失,再飞,他除了头颅,其他地方,全部焚烧殆尽!
他张了张嘴,厉吼一声,再次朝远处飞去!
我能赶回去!
轰!
头颅开始燃烧!
渐渐地,他意志迷糊了起来。
四周,已经黑暗一片!
当他眼前再次闪现亮芒,已经出现在了距离无间地狱不远的地方!
他嘴巴已经消失。
而这一刻,一道身影浮现,看着他,那眼睛,依旧无情!
就这么看着他,炎火笑了,三道力量,在残躯面前浮现!
“给你……”
狱王看着他,没看那三条大道,哪怕都极其强大,她没去看,只是默默看着燃烧殆尽的炎火,许久,低沉道:“你是个白痴……”
“嗯……你说的对!”
炎火笑着,“融道,我想看你哭,看你笑……”
话音未落,意志开始崩塌!
来不及了!
忽然,无限的遗憾生出,来不及了,来不及融道了!
这一刻,意志忽然有些冰凉,一滴如同泪水的液体滴落。
他意志保留最后一丝清醒,朝上空看去。
还是那双眼,无尽的冷漠,却是多了一些不同,一滴泪,缓缓滴落。
炎火忽然笑了,疯狂地笑着!
“我……赢了你!”
“不后悔!”
一声大笑,回荡诸天!
她为我哭了!
没融道!
狱王伸手抓了抓,只抓住了燃烧殆尽的一缕灰烬,这一刻,她僵硬地伫立在原地,这一刻,忽然觉得有些东西,可能……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下一次!
勉强露出一个僵硬无比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你看见了吗?
我笑了!
为你而笑!
无情无欲……
你……为何非要打破我的道?
这一刻,四面八方,都有些死寂,哪怕苏宇,此刻也忘了作战,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想法,炎火……死了!
这个不太熟悉的家伙,这一次,却是让苏宇震撼无比!
上一次震撼,来自魔族的血火!
魔族……他忽然有些不知该如何去评价魔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