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嶽州紀事討論-幽幽我心有新意讀書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在学校安安静静地学习了两天,这天上午课间休息,宁致远、周涟漪和蒋挺三人走出教室,顺着校园草坪散步。
蒋挺说,好久没打麻将了,晚上溜出去打一场?周涟漪捂嘴偷笑。蒋挺不好意思地挠头说,是哈,京都茶楼是纯粹的喝茶,只有丘川的茶楼是打麻将的。宁致远说,你怕是想约孟桐副书记吧?蒋挺立即摆手,着急地说,嘘,别瞎说。
宁致远慢腾腾地摸出手机,打通电话,说,灿娃,我在京都学习,晚上有时间没有呢?张明灿激动声音传过来,嚷道,虾子,好久来的?尼玛,早点说啊,我来机场接你呗!
宁致远笑笑说,跟随大部队来的,来了三天了呢,晚上安排个地方吃饭吧,我有四个同学。张明灿大声说,好,你在哪里,我来找你。宁致远回道,京都财经大学,下午五点放学,约莫那个时间来接吧。
放下电话,宁致远笑着说,我同学,晚上聚聚吧,挺哥,孟书记那里麻烦你亲自去邀请哈。蒋挺喜滋滋地说,好呐!三人慢慢往回走。
见蒋挺打电话,宁致远小声地说,涟漪,还有一个饭局要请的,要不把响娃喊上来吧?周涟漪顿时明白,犹豫地说,还是你联系戴看兰姐姐和罗婉君妹妹吧。宁致远笑着说,好吧,你约响娃,时间待定。
蒋挺打完电话,紧走几步跟上来,好奇地问,你们俩在嘀咕什么呢?致远厉害哦,涟漪跟我同事那么久,我看还没得你们俩关系这么好呢。宁致远哈哈笑着说,我跟涟漪是长宁青年干部班同学呢。蒋挺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这样子哈。
回到教室继续上课,宁致远边听讲边发短信:兰姐,我在京都财经大学学习三个月,安排个时间见见您啊!
过了半个小时,短信回过来:啊?好,中午跟你联系。他回道:呵呵,好的,把婉君丫头带上哈。她:好!
同桌章敏见他偷偷摸摸的样子,掩嘴小声道,致远常务不安分了哈。宁致远小声撩道,从来都是,可惜没有让我不安分的人哈。章敏一时无话可接,转头瞟了他一眼,然后坐正身子,认真听起课来。
宁致远看看章敏危襟正坐样子,心里不由得一动,这女子还真不错,不仅人漂亮,尤其短发让气质内敛,透露出一种干练的气场,真是好运气,有这么一个同桌,想来这三个月的京都之行定是美好的。
想到这里,嘴角不由得弯出弧度。章敏眼角余光敏锐地捕捉到这一信息,心里想,这小子在琢磨什么呢,这么开心。
中午,刚躺在床上准备午休,戴看兰电话打过来,柔声问,致远,怎么个情况?宁致远轻声回道,兰姐,丘川省委组织部举办了全省经济干部班,长宁来了四个人,我想请您一起吃个饭。戴看兰笑着说,来京都了,我请你们吧,周五晚上如何?喝点酒,第二天你们可以好好休息。宁致远呵呵笑着说,好啊。
小說 元 尊
挂了电话,宁致远闭上眼,迷迷糊糊睡去。短短的午休,他却作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梦,梦里有戴看兰的影子,好像在多年前岳州,一会儿又有罗婉君、兰心月聚在一起的场景,不知为何,三人竟然吵起来了,急得他抓耳搔腮,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醒来,宁致远才发现原来是一场梦,看看时间,距离上课不足十分钟,赶紧起身洗漱,然后匆匆赶往教室。
下午放学后,张明灿早就等在停车场,见宁致远四位走过来,跑过来一把搂住,激动地说,你虾子这么多年才来看看我!宁致远拍拍这位死党同学,分开身子,上下打量,鼻翼有些发酸,半晌才说,灿娃,都快谢顶了,我们都老了。张明灿哎了一声说,自己做事,每天张开眼,一百多号人都张着嘴要吃饭啊,累啊!
宁致远拉过张明灿,分别介绍了孟桐、蒋挺和周涟漪。张明灿客气地一一握手,然后欢天喜地跑去开车。
来到距离学校不远处的一家湘菜馆,李青已经安排就绪,见到宁致远,拉过身边的一个小男孩,柔声说,麟儿,喊唐叔叔。张麟脆生生地喊:唐叔叔好!宁致远回道,哎,乖儿子!然后蹲下来一把抱起,爱怜问,麟儿,几岁啦?张麟回道,麟儿四岁啦,读幼儿园了呢。几位也纷纷上来逗着麟儿,夸着孩子真乖。
久别重逢,张明灿和宁致远不时碰杯,自然是喝的最多,其他几位因为不是很熟悉,喝的相对较少。宁致远看见蒋挺朝自己递过来的眼神,笑着对张明灿说,酒到此为止吧,晚上找个地方打麻将。张明灿对李青说,你给服务员说一下,安排一个地方。
吃过晚饭,张明灿夫妇将四人送到茶楼,遂告辞离去。临走时,张明灿说,远娃,只要没安排,我就过来陪你,上次你去深圳,许娃就一直陪着你呢,多次给我炫耀,你来京都了,我们哥俩好好呆呆。宁致远笑着说,好吧,不过,不要影响你生意就行。张明灿像个孩子般愉快笑起来,宁致远鼻翼一酸,伸开双臂,将发小再次紧紧拥抱。
晚上麻将桌上,宁致远看出几许端倪。蒋挺对孟桐是在全面放水,几乎没有和一盘,自然输的一塌涂地,却一直妙语连珠,逗得孟桐不时笑靥如花。这小子!哎!宁致远边摇头边自得其乐地想,这次学习怕是有故事的。
快十一点时,宁致远提议道,打最后四盘吧,给每人一次机会,如何?周涟漪笑着说,好啊,前面赢的都是纸,最后这几盘赢的才是钱!蒋挺说,幽幽不舍我心,这牌局定不如我所愿啊!一副输得很痛苦的样子。孟桐嘻嘻笑着说,凡是发起人,最后都是输家的。
宁致远笑吟吟地说,心所至,金石为开。孟桐睁大眼睛问,什么意思?宁致远嘿嘿笑着不答。周涟漪瞟了一眼宁志远,柔声说,桐姐,别理他,他就是一文人,不仅说话不搭调,还酸得掉牙!孟桐疑惑地看着她俩,认真研究起手中的牌来。
回到学校宾馆,宁致远感到一身酸痛,特别肩周有些生疼,正在举起双臂锻炼时,电话响起来,接起来就说,嫂子,咋啦?周涟漪被气笑了,骂道,你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宁致远一本正经地回道,你说的是雄性的,雌性的可以吐出象牙来的。周涟漪说,说不过你,喂,蒋挺是什么意思啊?宁致远笑着回道,岳州话说,人家爱人家,菩萨都不管他,你何必去探究个清楚呢!就像我从不管响娃一样,嘎!
周涟漪脸就烧起来,气着骂道,你个瓜娃子,老娘不给你唠嗑了!说完,赶紧挂了电话,她知道,这小子当过乡镇党委书记的,嘴上功夫甚是了得,吃亏的总是自己。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