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916章 大家高興就好【元宵節快樂】鑒賞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医生浑身一僵,内心在颤抖。
“跟朗姆说一声?”
池非迟嘶声问着,往门外走。
他是不打算在医院待下去了。
由于发烧,他的体温比平时高,非赤藏在衣服下应该不好受,露头又会被冷空气冻到,还是尽快送非赤回去比较好。
没暖气是真的糟心。
“算了吧,”贝尔摩德跟出门,“还不如去你那里……”
医生悄悄松了口气,突然发现走到某个黑衣人停步,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池非迟回头看着贝尔摩德,用嘶哑声音道,“你确定?”
虽然FBI监视的人昨晚就已经撤了,但他还是怀疑贝尔摩德想坑他。
贝尔摩德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轻声回道,“你发烧之后手脚不轻松吧?你这种状态可威胁不到我,我觉得很安全哦。”
池非迟收回视线,出门,检查车子,排除没有窃听器或者发信器之类奇怪的东西,等贝尔摩德上车后,才开车离开。
医院里,某医生长长松了口气。
这下大概是安全了。
……
池非迟开车沿路行驶,恢复了原本的声音,“你怎么总觉得我会害你?刚才问你‘确不确定’,是说你去我那里有可能会暴露我和组织的联系。”
“曾经我只是说了一下你的虎牙,就被你下了毒,难道不该谨慎一点吗?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会易容过去,也不会出门,大概明天上午就会有人来接我,”贝尔摩德轻松懒散地靠在座椅间,从烟盒里拿出一支女士细烟叼住,抬眼看着因车子转弯而从后视镜里消失的医院,“那么,那个家伙呢?怎么处理?”
真-治好病就想要医生的命。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池非迟没觉得奇怪,“跟那一位说一声,该清理的话,会有人来处理的。”
那个医生水平一般,不过自身有一家私人医院,路子够野,有途径进到一些特殊药物,给组织提供了不少便利,为组织做事也有好几年了,是个胆小、好控制又有些贪财的人。
只要那个医生别想着出卖、背叛组织,大概率不会被清理掉。
“也对……”贝尔摩德笑了笑,拿出手机发邮件。
一路到了杯户町,池非迟把车子停在一个巷子里,去后备箱里翻出一个塑料袋递给跟下车的贝尔摩德,又折返身清理车里的头发、指纹。
他现在不指望贝尔摩德能考虑跟他合作、联手保柯南和灰原哀。
在面对珍重的事物或者人的时候,人会变得小心再小心,以贝尔摩德的心计,不会随便相信一个人,更何况是他。
他在贝尔摩德眼里,大概就是个危险的组织死忠,而他也不打算跟贝尔摩德坦白他在意灰原哀。
跟贝尔摩德坦白是有风险的,就算是‘盟友’,在柯南死和他死之间,贝尔摩德肯定会选择前者,那么,在柯南面临致命危机时,贝尔摩德可能就会利用他的在意去布局、去算计。
时过境迁,他现在有人手、有非墨的情报网、有泽田弘树和方舟,还找到了格蕾丝-艾哈拉,这份力量比贝尔摩德更有力,不需要他去冒着风险跟贝尔摩德合作。
简单说,就是跟贝尔摩德合作的风险比利益大,不可取。
他抓住了贝尔摩德的‘弱点’,可以在有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利用或者威胁。
贝尔摩德不知道池非迟的盘算那么‘狗’,打开袋子看了看,发现里面是易容工具和一叠假脸,拿起那叠假脸翻看了一下,发现比她做的假脸薄得多,“老师不让你说你的易容术是跟他学的,对吧?”
池非迟把贝尔摩德落在车里的一根长发烧毁,用毛巾擦着车里会留下指纹的地方,沉默了一下,还是承认了,“嗯。”
君临韩娱 夜尐
这种事承认也没什么。
贝尔摩德有些惊讶池非迟居然会承认,不过很快又释然了,微笑翻易容脸,“真巧,教我易容术的老师也说过类似的话……”
池非迟清理完车子,自己撕了一张易容脸,露出一个二十多岁、刚褪去青涩的长脸年轻人的脸,丢了一件长外套给贝尔摩德,关上车门,“穿上,挡一挡你裤子上的血迹。”
贝尔摩德接住外套,“你到底套了多少张脸?”
“还有两层。”池非迟坦白说了,关上后备箱。
贝尔摩德低头仔细看了看那些假脸,拉克的假脸制作绝对被改进过,这么多层假脸都能套上还不觉得闷,易容党偷偷羡慕,“我一会儿需要去买一套衣服,你呢?”
“一会儿去商城,你去洗手间易容顺便换衣服,”池非迟锁了车门,“我也换一身。”
两人离开巷子时,在路边找了一家商城,进门分头选购,进洗手间。
一个小时后,一辆出租车停在杯户町高档公寓区。
后车门打开,一个顶着珊瑚头卷发、长脸的年轻男人付钱后下了车,右手拎着三个大袋子,弯腰搀扶着一个大着肚子、五官看起来有些刻薄的年轻女人下车。
女人下车后,就伸手挽住男人的胳膊,慢步走着,跟着男人进了旁边的大楼。
两人就如同一对妻子有孕的普通年轻夫妇,进楼,刷门禁卡,上电梯……
等等!
进了电梯后,贝尔摩德见没其他人,凑近池非迟,低声问道,“这里不是你住的公寓楼吧?你怎么会有门禁卡?”
“我还有很多公寓的门禁卡。”池非迟低声回道。
贝尔摩德:“……”
可以的,很强势。
坐电梯到了顶楼,贝尔摩德才明白有其他公寓的门禁卡都不算什么。
池非迟把钩绳弹出去,勾进自己住的公寓楼顶楼天台的栏杆,朝贝尔摩德伸手,“我带你过去。”
贝尔摩德心里迟疑了一瞬,走上前,抱紧,体验了一趟高空滑索快车道。
池非迟落地后,放开贝尔摩德,收了钩绳,还不忘翻出一个小瓶子,给栏杆补了一下磨掉的漆,又翻出一个装化学物的小瓶子,喷上去后,新漆和老漆同时锈化到很自然的程度。
贝尔摩德:“……”
突然怀疑她前两天引FBI注意拉克的套路没用了……
不,不对,还有9点之后送达的宅急便,拉克应该不会想到她还有这一手。
两人从顶楼天台出去后,进了电梯,池非迟用打火机按了16楼的按键,低声道,“辛苦一点,电梯里有监控,到时候走楼梯下去。”
“好……”贝尔摩德语塞。
拉克累不累?
……
在池非迟和贝尔摩德离开天台时,公寓11楼的某客厅里,正在上演一场大战。
无名狂抽爪子,骂骂咧咧地喵喵叫,“黑煤炭,我说过多少次了,你能不能别看着我上厕所!你是雄性的!”
非墨用翅膀啪啪一阵扇,看准时机就啄无名的尾巴,“要不是主人让我留意你有没有便秘,我才懒得看,无名小妹妹,雌性要坦率才可爱,想打架发**力就直说,别找借口。”
一猫一鸟没有爬高上低,就在地上打成一团,杯子之类的东西倒是没有损坏,只是一地黑鸟毛、白猫毛,垃圾桶也倒在一旁,里面的纸团、果皮七零八落地被扇到了各处。
泽田弘树在电脑里沉默了半天,通过摄像头看到站在电脑前、幽幽盯着那边的小美,“小美,辛苦了。”
从今天早上开始,这已经是第三架了。
第一架,是因为非墨早上起来没忍住啄着无名的尾巴晃。
第二架,是他在安排约书亚那群人回伦敦时,无名突然伸手抽了非墨一爪子。
第三架,是无名刚才又伸手抽了非墨一爪子,还找了理由——早上非墨看它上厕所。
他觉得非墨说得对,无名就是拆线之后有活力了,闲得无聊想打架。
恶魔王子伪君子 陈嘉俊
萌系大陆
根据网络上的信息统计来看,母猫不应该这么有攻击性,不过猫好像就是一种不可理喻的生物,无聊了想打架也正常,就是辛苦小美每次都拖着小身板帮忙打扫战场,早上无名和非墨打第一场架的时候,还把人家的头扇掉了两次,过份。
“不辛苦,”小美注视着无名和非墨,披头撒发,苍白的玩偶脸带着血痕,声音幽冷道,“这样很好啊,我能有很多很多家务可以做了……”
泽田弘树:“……”
当他没说,大家高兴就好。
阳台上突然飞来一只乌鸦,‘嘎嘎嘎’急切叫了几声。
非墨一翅膀抽开无名凑来的爪子,飞了起来,叫声急切,“喵喵呜喵……!”
小美立刻拖起旁边的小抹布往刚才大战战场中跑,还不忘给泽田弘树翻译,“诺亚小主人,哨兵十七号说主人回来了,还带了个女人……非墨,用毛巾……用湿毛巾擦过去,能吸附上猫毛……算了,我来,你们收拾垃圾桶。”
垃圾桶快速被无名扶正,非墨快速把散落的纸团和往里面叼。
小美拖着小抹布一圈圈跑,跑到头掉……
泽田弘树通过摄像头看着,这可比玩游戏有趣多了,录下来,该天做一个‘主人带女友回家’的小游戏……等等?女人?
下一秒,客厅里的三台笔记本电脑熄屏。
末世之三妻四
“有其他人来,你们把电脑藏一藏,记得留一台,我想看看教父带回来的女人……”
五分钟后,门口传出钥匙开门的声音。
客厅地板整洁,垃圾桶好好地放在沙发旁,小美也自觉挂回了墙上。
窗外天空苍白,寒风凌虐,屋里暖融融一片。
角落里的平整毯上放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乌鸦站在衣帽架上,扭头慢悠悠梳理羽毛。
白猫乖巧躺在窝里,歪着头,一副没睡醒的双眼朦胧模样看着门口,在看到有人进门后,轻轻叫……
“喵……喵?!”
地狱征兵
无名最后一嗓子有点破音,坐起了身,瞪大眼睛看着进门的陌生男女。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