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爛柯棋緣》-第998章 解道流芳,盡興來日讀書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恢复山岳敕封符咒,又倾尽全力划出天河之界,几乎将计缘的玄黄之气耗去大半,虽然依然十分可观,但也不可避免的因此有一种极大空虚感和虚弱感,这种感觉并非是肉身实质上的,仅仅意境和心灵上的感觉。
地球上最后一个异能者
在划出天河之界之后,计缘当然不会马上离去,而是调息恢复,不过他也没受什么伤,并不需要专门闭关,而是在云山观中静坐休养便能短时间恢复法力。
两天后,云山观旧观中,计缘坐小登上,身边的桌案上是一壶冰茶,不过这茶水并不是计缘泡的,而是獬豸强烈要求泡的,所以他自然也坐在一边。
才得到消息,魏无畏竟然入主灵宝轩,成为了掌事人,算是预料之外情理之中,也可以预见必将大盛于仙道乃至修行各道。
獬豸一边泡茶,一边嘀咕着这魏无畏厉害,有些后悔上次见他没能好好聊聊。
计缘在一边闭目静坐,感应天地之力的变化,也感应天河之界与天地的交融程度,然后耳中听到了脚步声,他才睁开了眼睛。
“进来吧。”
老道观院外,正想敲门的白若顿住了手,看向身边的孙雅雅,后者此刻正躲在门边的院墙后,而在孙雅雅身后还缩着云山七子,两只灰貂都站在齐文的肩上。
“吱呀~”一声,白若推开了院门,还没进门就向里头行礼。
“拜见师尊,见过獬先生!师尊有何事找白若,任何吩咐弟子都一定尽心尽力!”
计缘看向门前飘飘若仙的白若,点了点头笑道。
“进来吧,还有外头的几个也一起进来吧。”
白若顿时也露出笑容,向着孙雅雅等人点了点头,并先一步跨入院内,而孙雅雅等人则颇为不好意思地从墙后走出。
“见过计先生,见过獬先生!”
“先生,我们只是跟着白姐姐过来,没想打搅您的……”
开口解释的还是孙雅雅,计缘当然也不会介意,他找白若也不是什么私密的事情,就算是,旧云山观内外几乎是天地两分,除了敲门进入外根本进不来,更不可能感知到里头的任何事。
“不碍事,都进来吧。”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计缘这么说着,白若等人已经快步走到了身边。
“白若。”
“弟子在!”
计缘话语间伸手一招,殿内原本藏在星幡中的几本天书就飞了出来。
“为师其实并未尽到什么师父的责任,今日便为你讲讲道,让你以后修行路更顺利一些,雅雅,你们也一起听。”
除了白若,计缘也着重看了孙雅雅一眼,再对着云山七子一眼,随后把袖一挥,大殿前又多了九个蒲团。
虽然同修《天地化生》虽然不全是计缘门下,但道理是一通百通的。
獬豸为自己倒上一杯冰茶,嗅了嗅茶香之后对着几人笑笑道。
“要喝茶吗?一人一杯,可续不了杯啊。”
说完,獬豸就变出九个茶盏,一一倒上冰茶,正好将茶壶清空,随后吹了口气,九个茶盏就飞向白若等人,七人捧住茶盏,两只小灰貂则坐在蒲团上抱着比自己脑袋还大的杯子。
这冰茶是世间罕有的珍品,对于獬豸和计缘来说除了好喝之外,能起到的其他作用当然是不大了,可对于白若,尤其是对于孙雅雅和云山七子来说,就绝对是温润大补之物。
小纸鹤这会也从计缘怀中飞了出来,化为一只迷你仙鹤,落到茶壶边用双翅抱住茶壶盖子掀了开来,发现里头没有茶水了。
“哎呦,把你给忘了,算了,我的给你吧,哎,哪还有点纸鹤的样子……”
獬豸不情不愿,将自己的茶盏推到了小纸鹤面前,后者双翅扶在茶杯上,用鹤嘴灌了一小口茶水,眯起了鹤眼。
“啾……”
计缘瞥了边上一眼,看向白若等人道。
“你们修行中可有什么疑惑?”
白若也并不犹豫,将藏在心中的一些修行疑惑吐露出来。
顽童帝君
“师尊了,我本为寻常妖物,因您点化得以成为仙兽妖修,但本质而言依然是妖。可如今,我的妖灵内景,竟然化出仙道意境,其中更是化出山水,我这是……白若难以形容这种感觉,还望师尊解惑。”
獬豸本来正在懊恼,闻言忽然诧异地看向白若,这白夫人口中说出来的可不是简单的变化,简直是跨越了“道”的理法。
计缘并没有马上回答,思虑片刻之后才开口。
“丹田几何?”
“弟子不知如何形容,雾霭丹田跨于意境,当不止千亩,其上亦有金桥。”
“嗯,果然如我所想……”
计缘点了点头。
“天地众生皆可孕灵,天地大道,万法可通,修行各道皆是如此,你是真正修出仙基了,也算得上极为难得,其实两位灰道人也是差不多情况,只是他们踏入修行就在云山观,不知其他妖类修行,或许以为这是正常情况,是不是这样?”
两只小灰貂赶紧点头。
“计先生,您说得对,刚刚白夫人问这个我还吓了一跳呢。”
“嗯嗯,是啊!”
白若诧异地看向两只小灰貂,这个问题她还真没和人分享过。
“除了肉身修炼,妖修内景,其实和法相有些相像,但亦同身中意境有想通之处,妖修妖气冲天欲展妖力修为,道行深的,其身边很多时候往往显现比原形更为骇人的妖灵虚景,便是内景投射,就如仙修丹室丹田范围一样,算是可以衡量法力边界。”
“而你原身为白鹿,修习天地化生,算是身中再孕育天地,难能可贵,不必困扰,继续修炼便是……”
计缘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话说到这忽然不说了,白若身子明显动了一下。
“多谢师尊指点迷津。”
一边的孙雅雅不断点头。
“原来是这样,难怪老有人夸奖别人‘法力无边’,原来真的有法力边界这种说法啊!”
计缘点了点头,但又想到什么,补充道。
修仙归来在都市
“寻常修行之辈,灵觉其实有所限制,虽能内窥自身,但却无法显灵而入,妖修看不清自身内景,仙修看不清自身意境,自然也探不出自己丹田几何,只能对自身法力有个大概感觉,就像常人自知力气大概何时能使尽,但这力气却不可依物丈量。”
计缘回想当初,那次闵弦被他贬为凡人的时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显灵于自身意境内,那会闵弦还很震惊呢。
獬豸在一旁也笑了。
“嘿嘿,那些说什么法力无边的人,或许自己根本不知道其意究竟为何,不过是人云亦云之辈而已。”
孙雅雅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么算的话,她之前就是獬豸口中说的那种人了。
“既然讲到这里了,那么计某便依此讲讲《天地化生》的根本……”
“咚咚咚……”
计缘话音顿住,和众人一起看向院门,青松道人略显尴尬地站在那里。
“呃,计先生,贫道可否……”
“青松道长且一起过来坐吧。”
听到计缘的许可,青松道人面露欣喜,赶紧入内。
“是是是,这就来了!”
獬豸刚想玩笑一句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但马上回过味来,这老道士真的只是赶巧?这家伙八成是忽然间心有灵感,算到不可错过今日,然后赶来的吧?
这么想着,獬豸定睛看向青松道人,果然看到对方笑得开怀,好家伙,这老道士卜算的本事还真就出神入化了,得亏前些年没被人打死!
“你们以为,计某所书的天地,和真正的天地,相差多少?”
计缘站起身来,这个问题注定了在场无人可回答,而他抬头看向天空,意境也在此刻化出。
帝王纹 徐离殇
天地化生……
大地,山川,水泽……移星换斗乾坤异动!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什么是得道天地?”
计缘转过身来,在众人面前的他此刻简直是个顶天立地的擎天巨人,见计缘如同见天地一般渺小……
计缘讲的时间并不能算太长,但这一讲依然过去三天,只不过对于外界而言是三天,但对于身处计缘意境之中的几人来说,可谓是领略了春夏秋冬四季流转,也见闻风雨雷电天星转换。
等清醒过来的时候,才知道其实并没有过去太久。
“计某最后多说一句,有时候还是得见人间冷暖,同感众生之情欲……”
“先生是觉得若离天太近离地太远,就未免显得太冷酷无情?”
青松道人这么问一句,计缘却忽然笑着摇了摇头。
“不全是如此,不在人间走走,不见天地各方精彩,修行未免也有些无趣吧?好了,就到这吧,计某乏了。”
计缘送客了,虽然这是云山观,但青松道人等人都赶忙站起来,行礼之后退了出去。
等人都走了,獬豸赶紧又泡了一壶茶,然后为自己和计缘都倒上了一杯。
“多谢。”
计缘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然后一饮而尽,反倒是豪侠大汉模样的獬豸在细细品味。
“计缘,你是觉得,自己可能不太有以后了吗?”
计缘笑了笑,再次为自己倒了一杯,并没有直接回答獬豸的问题,反而答非所问地说道。
“曾有人传我计缘虽行事恬淡,实则是个狂傲之徒,天地万物难有入眼者……嘿嘿,此言倒也不能就说是错的……”
计缘将茶水饮尽,推开了獬豸送过来的茶壶,反而从袖中取出了千斗壶,举起酒壶微微仰头,任由酒水灌入口中。
“计某只是想着,天地局势依然可明见三分……诸位——来日天道之斗不论结果如何,定要让计某尽兴,哈哈哈哈哈哈哈……”
獬豸面露惊色,只觉计缘此刻稍有些疯狂,但同时更有种难以形容的惊人气势,这后半句话,简直好似不是在对他说,而是在对着……
这一刻,天地各方的几处位置,好几人或定中骤然惊醒,或行而止步,面露惊骇之色,隐约一种声音在耳边响起,起初有些模糊,随后慢慢清晰,最终化为一种狂放的笑声。
如是一梦
“是……计缘?”
月苍脸色难看地坐在一间玉阁中,一只手已经紧紧攥了起来,这种不知缘由的音感忽然浮现,竟让他隐隐有种从忌惮到惧意的转变。
……
PS:推书:“虚拟现实游戏”《精灵国度》中人气最高的NPC,世界树的化身,自然之母,生命女神,精灵主宰——
伊芙•尤克特拉希尔高坐在自己的神座上,微笑地看着台下的玩家们:
“欢迎来到剑与魔法的世界。”
这是一个重生成真神的穿越者携第四天灾在异世界共创美好生活的故事(迫真)……
伪DND,幕后玩家流,主角单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