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cw2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御鬼者傳奇-第7661章 出手退敵(第一更)閲讀-yglvm

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想到这里,关横随手一挥,“呼呼呼——嗖嗖嗖——”迅疾风声霎时席卷那些冻成冰块的火鹫,随即在空中化为陡转涡流之势,将它们绞碎成冰晶齑粉。
“哼,不堪一击。”乜斜了一眼那些消散的残渣碎末,关横自语道:“这个连活动筋骨都算不上啊,太弱了。”
“呃,那么厉害凶暴的骨翼火鹫,瞬间就被灭掉了……”旁边目睹这一切的灰毛飞兔都看傻眼了,关横此刻扭头问道:“喂,发什么愣啊?赶紧过来。”
“是是。”闻听此言,飞兔立刻赔笑着扑上前,一脸谄媚之色的说道:“大爷你真是太厉害了,您要是考虑在附近定居的话,小的以后就跟着您混了。”
“去你的吧,我只是路过而已,可没工夫罩着你一辈子。”关横没好气的笑骂一句,而后问道:“附近的骨翼火鹫只有这么点数量吗?”
“那是不可能的。”灰毛飞兔说道:“在进入火海盆地正面时,就能看见这群家伙位于断崖上的窝巢,大大小小有数十个呢。”
“原来是这样。”
看到关横点了点头,灰毛飞兔带着几分搬弄是非之意说道:“嘿嘿,大爷,我得提醒您一件事,这些骨翼火鹫睚眦必报,这回您杀了它们的同伴,火鹫肯定会报复回来,倒不如……”
“你的意思是,斩草要除根对吧?”
“没错没错,大爷英明!”听到关横懂得自己的意思,飞兔差点乐得手舞足蹈,从空中摔下去。
关横哼了一声:“你当我傻呀?分明是你搬弄是非,想要借我的手除去那些火鹫,还说得似乎为我着想一般,死兔子,你也不是善茬字。”
“呃,这个嘛……嘿嘿嘿……”
被关横戳破了自己的那点小心思,飞兔闹了个大红脸,有些尴尬赧然。但是关横又说道:“不过这些骨翼火鹫着实讨厌,它们要是再敢招惹我,本少爷也不介意让它们就此亡族灭种。”
“哈哈,太好了。”闻听此言,灰毛飞兔乐得龇牙咧嘴,关横顺手薅住它两只耳朵,而后拎起兔子笑道:“不用多谢我,因为你对我来说还有利用价值呢。”
“啥、啥价值?”听到关横的话,灰毛飞兔连耳朵疼都忘了,显得有些惊慌失措,关横说:“那还有什么事?让你带路呗,我们要穿过火海盆地,往红血滩那边去。”
“这个嘛……”飞兔的眼珠骨碌乱转,这个家伙素来胆小如豆,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唯恐避之不及,更何况还要前往危机重重的火海盆地,不害怕那是假的。
见到这家伙心里有些犹豫,关横便道:“我不让你白去,大大有赏,怎么样?不答应就算了。”
“答应、答应。”最终,还是关横的奖赏许诺打动了飞兔。
它的脑子迅速旋转,相当活络,心说:“这位可是瞬杀大量骨翼火鹫的强者,以他的实力,在火海盆地里横着走也没问题,我跟着他不用害怕什么,更何况人家还有不少同伴帮忙,总不至于遭到什么危险。”
紧接着,飞兔说道:“只要大爷您能保证我的安全就行了。”
“没问题。”关横乜斜了这家伙一眼,随即扔个它个东西:“吞下这个,对你有好处。”
“这是什么?”
“此物名叫‘宿风石’,我看你实力挺弱的,所以才会把它送给你防身。”
关横说道:“将它吞到肚里,而后能吐出压缩风刃,当然,威力要看练习熟练程度,还有自己本身灵气量而定,记得多多练习,就能逐步稳固和增加攻击力。”
“好东西啊!”听到关横的话,灰毛飞兔两眼发光,一把接过来,直接扔进了自己嘴里。
等到咽下宿风石以后,灰毛飞兔匝吧了一下滋味,而后带着几分疑惑说道:“关爷,好像没什么味道啊。”
“笨蛋,又不是什么山珍海味、美食佳肴,能有味道才怪呢。”用爪子挠了挠头,飞兔问道:“那、那我该如何练习?”
“很简单,以后看谁不顺眼,就狠狠啐它几口,渐渐地就能吐出风刃了。”
“啊?!”闻听此言,灰毛飞兔有些愕然的开口:“就这么简单?”
“当然了,我是不会骗你的,走,和我回去吧。”说着,关横便带着飞兔朝疾行而至的巨大石龟兽那边走去。
“呃?!公子……”关横刚刚钻进龟背冰屋内,若桃便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她嘀咕道:“这里实在是太舒服了,嘿嘿,我一下子就睡过去了。”
“我也是。”
“咦,你们都醒了?”紧接着,卿凰和芫歆她们都坐了起来,突然,小黑瞧见了灰毛飞兔,立时笑着扑过去抱住它:“哈哈,好肥的兔子,姐夫,这是你抓回来给我们加菜烤着吃的,对吧?”
“呃啊啊啊——救命啊,不要吃我!”听到了她的话,灰毛飞兔顿时吓得泪雨狂飙,连连求饶。
旁边的姑娘们和关横都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她是在逗你玩的。”
“哎呀,兔兔,你的胆子可真小。”说着,小黑伸手摸了摸飞兔的额头,笑道:“我不吓唬你了。”
“哎呦、哎呦……吓得我这颗心差点蹦出来。”飞兔听了这话,此时才算松了口气。关横又说道:“你们可要嘴下留情啊,必须得留下这兔子的命给咱们带路。”
“放心好了,除了黑妹,谁会吓唬它?”卿凰嗤嗤笑着,随手取出一颗灵果扔过去:“喏,小肥兔,请你吃,压压惊。”
“多谢多谢。”闻到灵果的扑鼻香气,灰毛飞兔心中大喜,接过果子就啃。“嘿嘿嘿,这家伙的耳朵比荷叶还大,难道它就是用这个飞行的。”
说着,小黑轻轻一薅飞兔的耳朵,谁知道那耳朵敏感之极,倏忽从她掌心滑走,顺势还抽了小黑的手一记。
“啪!”
“哎哟,死兔子,你敢打我,我要烤了你!”
小黑揉着手背,恶狠狠的恫吓着对方,飞兔把果子往嘴里一扔,边咀嚼边说:“这也不怪我呀,你一动我的耳朵,它就是这样的自然反应,早就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