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w5ak火熱都市言情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起點-第一三七三章,開什麼玩笑分享-6zxjo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16岁出村,大半辈子为工厂奋斗。
秦满贵带着秦家村祖传的倔强,这辈子没做成过什么大事,也没服过什么人。
又臭又硬的脾气,是秦满贵在外的标签,也是他的保护色。
开车,行驶在去临江市的路上,副驾是老婆张春雪。
女儿秦雪坐在后面。
秦雪旁边是男朋友邹井犴,她去了魔都上班后,邹井犴也随后跟了过去。二人感情融洽,从学校到社会,三四年的锤炼已经让两人的感情坚不可摧,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但是就在前几天,秦雪忽然被老爸召了回去。
口气强硬,根本没法拒绝。
本计划着今年的年假用来和小邹度假去,谁曾想到用在了这里,秦雪平时大不咧咧的,但也孝顺,老爹从小疼爱她更甚秦昆,这次她便没有抗命。
天神榮耀 灼零
只是秦满贵要求过,她回来的事不能告诉秦昆,秦雪就非常不解。
这到底是怎么了?
坐在后座,邹井犴也有些忐忑,难不成是大舅哥出了什么事?未来的岳丈这么着急忙慌拖家带口的往市里赶?不应该啊,秦昆现在的名气,但凡有些风吹草动,他都会知道,何况是出了大事。
“小邹……我哥会不会出事了……”
“你瞅叔叔阿姨今天专门打扮了一番,像是你哥出事的吗。”
邹井犴安抚着秦雪,他不傻,从蛛丝马迹能推断出秦昆不会有事,但老丈人就不一定了……
这神态,严肃中带着焦急,焦急中带着疑惑,疑惑中带着深思,深思中带着迷茫,迷茫中还带着一丝丝的期待。
邹井犴根本解读不出老丈人的微表情,到底是咋样的心情能让他的脸复杂成这样……开着车都能傻笑,然后迅速露出怒容。
邹井犴头大如斗。
老丈人的心思和大舅哥一样捉摸不透,还是小雪最好猜啊。
下了高速,驶入北郊城区,在一处旅游小镇,秦满贵找了个停车位。
泊车,下车,站定。
白湖镇旅游区虽然和阴川县不远,儿子开的什么旅行社啥的就在这,但秦满贵还没来逛过。
一是怕去过后工友们嚷嚷着要和他一起再来,给儿子添麻烦。二是他本来就不爱去旅游,没享受消遣的命。
但今天,秦满贵不仅来了,还在镇上专门买了一身新衣服。
“昆他妈,你看我这身咋样?”秦满贵努力让自己放松,故作冷静地掸了掸裤腿的土。
你开车来的,出门前刚换的衣服,能有土么……
张春雪这几天已经发现秦满贵神神叨叨的,喜欢臭美了不说,还给自己买了身新衣服。
结婚这么多年了,丈夫主动带他去买新衣服可没几回啊。
她打听过原因,秦满贵死活不说,只说要去见秦昆穿的。
哪有他爹见儿子专门打扮的这么敞亮的?
就算见儿媳妇也不至于啊,那个小杜之前也见过,没理由这次如此正式。难不成是见亲家?
张春雪不由得猜测,觉得也不太对,这次来临江前他们提了自家的水果,其余的礼物都是糖果之类的,见亲家肯定不会提这些,好烟好酒好茶总得有的吧?
“好着呢,我呢?”
此刻,张春雪还是不知道秦满贵葫芦里卖什么药,不知为何也紧张了起来,忐忑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一身咖色呢子外套,系着围巾,里面是高领毛衣,张春雪下岗前是在工厂食堂上班的,从没打扮的这么洋气过,她背上秦雪送的包,总觉得洋气的有些别扭。
“你也好着呢!嗯……小邹?”
“叔。”
阴阳超市 黔北一草
“你知道秦昆的店不?”
“知道。”
“带路。”
四个人沿着水渠走来,旁边的店铺生意不错,渠对岸似乎更热闹,建筑更新,不少宣传招牌都写着‘石洞村旅游摄影文化基地欢迎您’。
綜穿之炮灰逆襲 龍蕊簪
名字就是灵异小镇的官方名称,看见渠对岸热闹红火,似乎还有剧组驻扎,几人觉得秦昆上班的地方似乎不错。
儿子果然有出息了!
前面,一个人模狗样的大块头早就等在这了,油头,留了小胡子,戴着墨镜,西装在阳光下泛着光,一看就是用料不凡。
锃亮的皮鞋加上修身的西服,衬托出这人可能大有来头,有些发福的肚子微微隆起,顶出名牌皮带的标志,也彰显此人身份不低。
见到四人过来,那人伸手招呼道:“二伯!二娘!小雪!”
“三亮哥!”
秦雪跑了过去,看到秦亮一身骚包的派头,露出配合的浮夸表情:“哇塞……好帅啊……三亮哥,你混的也太好了吧……”
从头到脚,秦雪就认识对方腰间爱马仕的皮带,今年中旬发半年奖的时候,秦雪就想给邹井犴买一条,但是太贵了。
秦亮得意得扬了扬下巴,对妹妹的反应非常受用:“就那样吧!哈哈哈哈……我穿的再好,也没咱大哥穿裤衩背心有派头。”
秦亮说着,故意露出手腕上的名表,煞有介事地皱起眉头:“嗯……中午了,大哥让我给你们订了房间,先去我们酒店吧?”
“亮子,秦昆呢?”秦满贵哪还能等那么久,今天可是见孙子的大日子啊,避而不见,不会是耍他吧?
秦亮回道:“二伯,大哥骑摩托正往过赶呢。其实本来早来了,但市区不让上路,非得戴头盔,他买头盔去了,先去我那坐坐吧。”
在秦亮的带领下,他们路过秦昆的小店,只是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向前。
李崇的温泉度假山庄就在灵异小镇的另一侧,入口却有点远,也是为了分散人流,合理规划。
“我们度假山庄还未正式开放,所以停车场也没彻底弄好。那边的大楼,就是我们的!”
秦亮给四人介绍着白湖镇现在的变化,秦满贵是听不进去,满脑子都在想孙子的事,摸着兜里快化了的糖还有些急。
张春雪过来前一直不知情,此刻头一次看见白湖镇的风景,觉得心旷神怡,拉着秦满贵这边指指那边说说,秦满贵看她激动的模样心中冷笑:一会你还得更激动,先热热身吧。
秦雪则是注意到秦亮身边的女人,凑上前悄声道:“三亮哥,这人是你的女朋友吗?”
秦亮吓得看了旁边的女人一眼,骇然道:“千万别瞎说!”
那女人瞟了秦雪一眼,冷面不语,待秦雪和秦亮往前走后,那女人吹了口气,忽然一朵莲花花瓣凭空出现,瞟向秦雪后颈。
花瓣在空中打着旋朝着秦雪身上飞去,飞到一半,忽然被一只手抓住,握在手心。
邹井犴上前一笑,意味深长地看着那女人:“阁下好雅兴,随身带着这种东西。”
女人倒是意外:“能抓住我的花瓣,气息掩藏的不错嘛,我倒是看走眼了。”
秦雪看着二人莫名其妙的对话,想插嘴,秦亮急忙把她拉走:“小雪,你看前面就是我的车……”
秦雪被拽走,秦满贵夫妇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邹井犴此刻和女人落在最后,他张开手心,手心全是血!
“你敢对小雪不利?!”
邹井犴眼中凶光迸射,原本光洁的手腕、脖子、脸上,忽然凶纹毕露。
女人诧异:“南宿凶位,井木犴!华夏生死道果然能人辈出,刚刚你是以阳气掩饰朱雀气吧?我看过你们二十八星宿图,但还没想到有人能从这些天象图里领悟法术。”
“你想不到的东西多着呢!”
邹井犴五指出现利爪,朝着女人面皮掠去。
女人不慌不忙避开,只有几根发丝被利爪擦过,断在空中。
“你想不到的东西还多着呢!”
接着,看见邹井犴又向她攻来,忽然瞳孔金光凝聚,瞪了一眼,邹井犴瞬间感觉头晕目眩,眼睛剧痛,刚刚那一刻,脑海里居然有一尊莲座佛陀撞了过来!
踉跄退后两步,他喉头一甜,噗地一声鲜血吐出,邹井犴擦着嘴,从没意识到自己居然这么弱!
对方是谁?!
为什么只是瞪一眼自己就吐血了?
他骇然地看向那女人。
然后,那女人收回眼神,不屑地冷笑一声。邹井犴发现自己吐在地上的血消失了,刚刚什么也没发生。
“今后让你的女朋友说话注意点!”
邹井犴咬牙质问:“小雪到底说了什么惹到你了?!”
“我是男的。”
四个字,邹井犴听的瞪大眼睛,看见对方扭摆着腰肢离开,半晌没回过神来。
……
山庄内一处一景,温泉区域开始试水,园艺师还在忙活最后的收尾,酒店已经几乎准备完毕,等待吉日就准备开业了。
穿越之纨绔少爷 贼眉鼠眼
冬天的温泉山庄,势必要满客的。
一楼,餐厅,李崇在试吃厨师的手艺,扶余山的人也都在。
王乾穿着戏服,单独一桌,旁边是剧组的朋友,他已经进组,仗着关系过来混饭,顺便卖人情给剧组的人,李崇对这种借花献佛的行为大为不耻。
楚千寻也单独一桌,旁边是灵异小镇几个策划负责人,一边吃饭一边商量着工作,李崇对此没脾气,毕竟拿地的时候楚千寻给了不少好处。
葛战、左近臣、景三生、余月弦、楚道也坐了一桌,一边吃一边吐槽这饭比不上圣僧用脚指头做的,厨师气的不轻,碍于他们几个老头平时连老板都敢骂,自己当然不敢吭声。
餐厅外,又走来几个人,李崇擦了擦嘴,亲自过来招呼。
“叔叔阿姨,小雪,小邹也来了啊。”
秦亮很识趣地介绍:“二叔,这是我们的大老板李山王,大哥的好友。”
“小李真是年轻有为啊!”
见到李崇气质不俗,但不怎么正派,张春雪先是一愣,听到他和秦昆关系匪浅,客气说道,她正准备继续夸赞,旁边冷不丁冒出秦满贵阴阳怪气的话:“有为个屁,混混模样,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难怪和秦昆臭味相投,简直就是一丘之貉!”
一家人捂住额头,秦满贵说话得罪人是出了名的,但这是啥场合啊,你不能仗着他和秦昆关系好说这话吧?
他们尴尬看向李崇,谁知道李崇就吃这一套!
“叔,你可真是慧眼如炬啊!”李崇大感兴趣,见面寒暄是他最不喜欢的,虚伪的容易吐,秦昆他爹一开口便喷,李崇彻底不再装了,痞子模样露出。
秦满贵撇撇嘴,李崇主动递了根烟,秦满贵袖子一抖给自己点上,还给对方点上火。
“叔,这使不得!”
“少废话,秦昆那兔崽子呢?”
李崇开开心心地受了秦满贵点烟关照,吐出烟雾:“马上来。我之前还不知道秦黑狗脾气跟谁学的,一见您,全懂了。”
“秦黑狗?”秦满贵眯起眼睛,李崇笑容僵住,似乎有些失言了。
没想到秦满贵对江湖诨号一点也不排斥:“说狗那是抬举他!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我打断他的狗腿!”
李崇松了口气,忽然琢磨不对劲。
狗腿不是自己吗?
扶余山其他人没有上前招呼,和普通人保持距离是基本的礼貌,他们也不愿和秦昆家人太熟悉,看到这一幕,摇头轻笑。
几人落座,饭菜齐备,大门忽然打开。
门外,一个青年戴着摩托头盔,一身劲装走了过来。
青年走路沉稳,虎虎生风,后面是一个小崽子,也戴着摩托头盔,屁颠屁颠跟着。
头盔卸了,秦昆捋了捋头发,看向餐厅的其他人,点头示意后视线转到父母那边。
然后落座。
这一下,整个餐厅出现了长达一分钟的安静。
厨师看着这群人,不知道是不是中邪了,咋忽然就不说话了呢?
秦昆精气神饱满,坐在那里不动如山,餐桌上饭菜已经备好,他旁边,一个摩托服的小男孩爬上秦昆的腿。
“头盔摘了。”秦昆开口吩咐。
小男孩摘下头盔,这一刻,秦满贵原本紧张的心情,化作一汪温情,看见那张老秦家相似模板的脸蛋,老感欣慰。
是亲孙子啊!
张春雪、秦雪、邹井犴则瞪大眼睛。
“这……这是……”
“我儿子。”秦昆揉着太阳穴,最终,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下一刻,邹井犴忽然嗷地大喊,发出狼叫,腰间软肉被秦雪掐着,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干啥啊……”邹井犴摆脱毒手,有些委屈。
“我当姑姑了?”秦雪诧异转头。
邹井犴一脸委屈,你当姑姑掐我作死啊!!!
女朋友力气极大,有秦昆几分影子,这一手可不是情侣间小打小闹,秦雪还愣着没回过神,张春雪差点从椅子上滑落下去。
秦满贵则淡定许多,主动走过去蹲在旁边,摸出一根棒棒糖。
“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男孩往秦昆怀里一缩,看向糖果有些嘴馋:“我喜欢可乐味的。”
“有!”秦满贵换了一根,期待地看向小男孩。
“我叫秦破军。叔叔阿姨们叫我小汪……”
暖情錯愛 月胭脂
秦满贵正打算对方无论说什么都要夸赞一番,一听是这名,什么破名字?
老脸一僵,他哈哈干笑道:“好名字啊!糖果给你,你叫一声爷爷好不好?”
小男孩没叫,也没敢接糖果。
秦昆给了一个同意的眼神,他才动手拿过糖果:“爷爷。”
秦满贵此刻,心花怒放。
“哈哈哈哈哈……吃饭!”坐回座位,秦满贵豪气顿涌,“小李,把你们店最贵的酒上一瓶,今天叔请客!”
“爸,这里的好酒三万起步。”秦昆适时提醒了一句,完全不给面子。
秦满贵笑容僵住,瞪了一眼秦昆,淡淡道:“那就小邹请客。”
秦昆满意的点点头。
李崇满意的点点头。
邹井犴如若雷击,他看向秦雪求助,秦雪还在震惊,没空顾及他的心情。
“先生要开吗?”服务员拿来瓶红酒,把酒单拿给秦满贵,秦满贵扫了一眼价位丢给秦昆,秦昆扫了一眼丢给李崇,李崇才不接,直接甩给邹井犴。
服务员走到邹井犴旁边。
邹井犴看了看价位,胸口起伏:“开……开……”
啵——
塞子直接被打开。
“开什么玩笑!!!”邹井犴哭一样喊着,声音回荡在餐厅。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