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d97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645章 人生三大喜之洞房花燭夜閲讀-ae5nc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白胜的目光顿时悲愤起来,一拳打在墙头上,咬牙低吼道:“李逵这狗官,安能让哥哥如此受辱?”
公孙胜摆摆手,装作不在意道:“白胜兄弟,当初听说你们逃脱了,我很是欣慰。如今我虽困在囹圄之地,无法腾挪,却也能为尔等打探消息,也没算辱没了我和晁盖哥哥相识一场。”
如果有人问,道士、和尚等神职人员最重要的技能是什么?
法力?
别扯了,根本就没有。
信仰?
信仰这东西,信了就有;不信的话,谁知道有没有。而且不少出家人也都有贪财之类的毛病,和俗人没多大区别。
只有演技,才是方外之人安身立命的法宝。
想要香火旺,演技是关键。
公孙胜是罗真人的真传弟子,要是把紫虚观当成大宋的话,公孙胜就是罗真人眼中独一无二的继承人,简称紫虚观太子爷。
紫虚观太子爷公孙胜如果不想在继承道馆之后,让道场破败的话。发展信徒,动员布施,才是他最为重要的日常工作。而没有好的演技,谁能相信他代表了神仙?
即便神仙不承认,也不要紧,因为这件事神仙说了不算。
身为嫡传弟子,公孙胜的演技,绝对是一流的,即便是当初火眼金睛的三叔公都让他给骗了,可见他早就出师了。
加上公孙胜卖相极佳,很容易让人想到英雄末路之类的词语来形容。眼眶中干涩却带着悲切的目光,让人忍不下心看下去。白胜也是人,还是个很冲动的人,看到公孙胜表情悲凄的样子,再也忍不住心中的不甘,对公孙胜道:“哥哥,我们走,离开这个破地方,去梁山。我等堂堂好汉说什么也比得上低声下气的被人驱使强啊!”
公孙胜悲叹道:“谈何容易,我跟你走了,岂不是要连累你,还得连累晁盖哥哥?”
沈二少的掌中蜜妻
白胜咬着牙,堂堂七尺汉子,却说什么也忍不住的掉泪。他还以为公孙胜被李逵威胁了,比如只要他离开了李家,李逵就会报复梁山,乃至报复公孙胜的师父。
独家宠婚:军长大人太野蛮 梦依旧
如此让人不齿的行为,确实让白胜又气又恼,却束手无策。
可他哪里想到的,公孙胜如今是官身。
没错,太师家的二女婿程知节,虽说名字和玩笑似的,性格也大大咧咧,可问题是这家伙护家,同时也护身边的人。
公孙胜虽说没有冲锋陷阵,在西北也跟着程知节出谋划策,功劳苦劳都有了,怎么可能程知节会忽略公孙胜的存在?
如今的公孙胜,虽说还是出家人,是有度牒的道士。
但公孙胜还有一个身份,晋阳宫使,这是道家的官职。按地盘来划分的话,河北两路的道观都归他老人家管。正五品的道家宫使,即便他师傅罗真人见了他,公孙胜要是摆起官老爷的架子,罗真人也不得不低头给他见礼。当然,按照罗真人的脾气,见过了正儿八经的宫使之后,就该是用雷霆手段教训弟子了。
去梁山,岂不是连他好不容易得到的官职都不要了?
做好汉,做你全家的好汉。
见白胜还想要劝,公孙胜心里急了起来,好在脸上没有带出来:“白胜,你总不至于想做下大事吧?”
白胜冷冷一笑道:“哥哥且放心,白胜自知能力低微,比不得哥哥们能打。但白胜也不是欺软怕硬之辈,打不过李逵,还不能想其他的办法吗?哥哥,白胜已经决定了,说什么也不能让李逵舒心将婚礼办了,少不得要给他添些麻烦。”
“你待如何?”公孙胜急忙询问。
白胜咬牙道:“哥哥,小弟看过了这条巷子,背面是条杂巷,待月黑风高之时,小弟就去准备将巷子点了,要是运气好,烧死李逵也不是不可能。”
公孙胜大惊失色,怒道:“你不要命了?”
心里却想着,自己要不要去告密。或者……他目光不善的打量了一阵白胜。白胜这货在梁山的匪首之中,属于要能力没能力,要功夫没功夫,要不是晁盖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给了他一个首领的座次,他连进入聚义厅的机会都没有。
黑篮板车攻略
而公孙胜,功夫手段谋略都不差,要不……将人绑了去告官?
“告什么官,自己就是官!”公孙胜暗忖,不到最后一步,他也不想破坏自己在江湖上玉面道人的威名。想来想去,知道白胜这厮胆子不算太大,尤其是遇到了高手的时候。低声对白胜道:“你看那个站的像根大铁枪的汉子?”
“他是何人?”
“李逵的师侄,林冲。功夫虽然比不上李逵,却比刘唐要高明很多。”
白胜定睛一瞧,果然是个精神气内敛的汉子,可惜是权贵家的奴才。心中暗恨,不当人子。然后目光坚定的对公孙胜道:“多谢哥哥提醒,小弟一定避开他!”
你避开他有什么用?公孙胜暗恼白胜的榆木脑袋。随即又指着陆谦道:“看到那个穿着锦服的汉子了吗?”
“他又是何人?”
“陆谦,御拳馆中的好手。实力和林冲不相伯仲。”
白胜暗恨,气馁道:“为何李逵这狗官如此得势,收罗了这等好手?”
见白胜的气势弱了不少,公孙胜更是起劲。放火是很没品的事,但对于没本事的人来说,这也是报复起来最容易的手段。而白胜恰恰就是这种没本事的人。
公孙胜添油加醋道:“这还不算,还有庞万春你也见识过,十箭连珠,只要他发现了你,你更是无处躲藏。还有阮小二,某记得当初你似乎着了他的黑手。”
当初十里坡大战,白胜哪里是着了阮小二的黑手,而是白胜当年一个成年人,却被阮小二一个半大小子给欺负惨了。如今三年多过去了,阮小二也成年了,真要是比武艺,白胜根本就没有过招的勇气。
“还有史文恭,他可是太师五小姐的护卫首领,虽说是太师府虞候,可实际上,将来也会跟着五小姐进李家。”
咕咚——
白胜终于发现,自己刚才上头之后差点把自己给坑死。这哪里是什么学士巷,简直就是京城第一凶险的魔窟。
还不算完,公孙胜不仅要灭了白胜的念头,还要灭了刘唐的报复心。指着如同石塔般的汉道:“此人是李逵的族兄李全,一根如意金箍棒一百零八斤,打遍天下无敌手。”
“史文恭也不是他的对手?”
“他们从未分过胜负。而且看那个老头没有,贴臂膀周侗,史文恭的老师,天下第一等的豪杰,御拳馆馆主。”
白胜后脊背都凉飕飕的,这时候他对公孙胜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这是救命之恩啊!
要是他真的傻呼呼地去放火,只要被发现,铁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别说他了,就是晁盖哥哥带着梁上所有好手赶来,还是得跪。
白胜果断的对公孙胜抱拳道:“哥哥,小弟就此别过。”
看着白胜脚步凌乱的背影,公孙胜捻着下巴上的胡须,笑了:“兄弟,不是哥哥要吓唬你,而是哥哥不能让你搅了哥哥的富贵!”
其实公孙胜也不想这样,但是做了官之后,他才发现,做土匪太没有前途。脑子被门板夹了,才会跟着白胜瞎胡闹。当然,他也没想过要出卖白胜。这样的货色,自己就能擒住了,出卖又有什么用?
再说府邸之内,敬过三叔公之后,新娘被带到了婚房,而院子里的酒宴正式开始。
推杯换盏之际,李逵来者不拒,好在最先对付的都是官场的文官,一个个弱鸡似的,好打发的很。可即便如此,他黑彤彤的脸上,黑中带紫之色更深了。深怕李逵闹事的三叔公嘱咐李庆:“去,拦着你二哥,别让他喝了。”
李庆脸一黑,他倒是想拦,可是喝醉酒的李逵六亲不认,他会被欺负惨的。按照在沂州李逵的酒量,差不多也就到头了。
可是三叔公的话在老李家是圣旨,李庆根本就不敢抗拒。只好硬着头皮到了李逵跟前,浓厚的酒气在李逵周围弥漫,李庆心头突突的跳,深怕李逵下一刻看他的眼神像老虎,他这辈子说不定就要完。
“二哥,时辰差不多了,还请二哥移步后院。”
“这怎么行?”李逵说话就声音高了起来,还像是喝醉要闹事的样子。李庆吓得缩了缩脑袋,可也却不敢让开。
还真别说,百丈村的汉子都是这副德性。李庆喝醉了也这样,闹事,折腾,酒品都很差。好在有和李逵交情比较近的朋友明白了,马昱和范冲双双过来,帮着李庆分担压力。
这俩是同科的同窗,文官,弱的受李逵一巴掌都可能升天的书生,李逵即便真醉了,也下不去手。
望族貴妻 阿狐
史上最牛道長 諸羊黃昏
更何况,李逵只是感觉有点热而已。
大冬天的,喝了酒身子暖和了,有错吗?
魯班的詛咒
“人杰,差不多了,弟妹还等着呢?”
—————
“可亲朋还没有敬完?”
“我们帮着去招待,放心吧,别错过了良辰美景。”
李逵斜靠在李庆的身上,让人搀扶着往后院而去。
没有闹洞房的人,一个都没有。
李逵走过了回廊就从李庆的肩头抽回了手臂,目光清澈的对李庆道:“你回去吧!”
“二哥!”
李庆吃惊的看着李逵,他发现李逵根本就没有丝毫醉意,反而给人一种很冷静的样子。这不正常!
可李逵却没好气地冷哼道:“难不成你家二哥还是十斤的酒量,涨了!”
李庆这才明白,李逵这厮变了,变得不再纯粹了。
但他也不敢当面对李逵指责,只好灰溜溜的离开。
进入院子,三间屋子都挂着灯笼。
这场面……
李逵有点小激动,他终于有种值了的感慨。按照正常的流程,他应该先去刘清芫的正房,推开房门,他赫然发现两个穿着大红新娘礼服的女子端坐在一起。李逵随手拿起桌上的秤杆,一一挑起了盖头。随即问了一句让刘清芫丝毫没有结婚气氛的话:“吃了吗?”
刘清芫翻着白眼不想理他。就算李逵问一句:“洗了吗?”也好过‘吃了吗’?
反倒是贞娘当真了,害怕的摇摇头道:“还没呢。”
李逵对门外喊了一嗓子:“备吃食过来,要热的。”
大冬天地,闹腾了一天饥肠辘辘的要是吃的还是凉食,岂不是让人更难受?
吸溜,吸溜。
刘清芫也好,张贞娘也罢,虽然小心翼翼的吃着汤饼,也就是面条。小半碗下肚,整个人都暖洋洋的,仿佛活了过来。李逵在一边用比脸盆小不了多少的海碗划拉着面条,用当家作主的语气道:“以后家里不用拘束,老李家穷哈哈出身,没那么多规矩。”
“这如何使得?”刘清芫知道李逵的秉性,是个怎么舒服怎么来的性子。可是张贞娘真的没想过,嫁人了,还能由着性子来?她怕因为礼数不周全,而让夫家不喜欢。可她哪里知道,李逵家里就是他一个人做主。至于李母,绝对是天下第一等心大的老母亲,眼里都是儿子。只要儿子说对,她绝对不会说错。
刘清芫没好气道:“甭理他,他就这样。打小就不省心。”
hp天堂来信
说完,却咯咯笑起来。
正当这时,庞秋霞撩着袖子,不太费力的提着一桶和她半人高的热水进入偏房,江湖儿女,就是这么霸气。然后很贴心的对李逵道:“老爷,该清洗睡了!”
身为刘清芫的贴身丫鬟,庞秋霞做足了狗腿子的架势,恨不得将李逵洗洗白之后,关在自家小姐的房里,让小姐享用。
可是刘清芫听到这话,恨不得将庞秋霞掐死。
结婚之前的三天,甭管是刘清芫还是张贞娘,都经过了经验丰富的长辈妇女惨无人道的经验灌输。
加上聂翠翠的帮忙,她们终于明白了接下来要经历的磨难。
仿佛是上刑场般,刘清芫鼓足勇气站起来对李逵道:“去吧,我们等你。”
随后,庞秋霞被李逵如同抓小猫似的捏着后脖子仍出了正房,这位还在小学生年纪的丫鬟太忠心,以至于想要参与李逵的洞房花烛夜,被李逵残忍拒绝。
一柱香之后,聂翠翠被招来救场。
……
冷酷总裁的灰姑娘 紫冰凝
翌日,听了半宿墙根的庞秋霞,盯着两个黑眼圈心急如焚的盯着房门。终于看到了正房的房门打开,赶紧冲上去挺起石板一样的胸膛,挡住李逵的去路怒道:“不要欺负我家小姐,有本事冲我来!”
李逵之前还得意的脸上,笑容顿时凝固了。
未婚妻年纪太小,李逵也拖了一年多,才好不容易将未婚妻等到十六岁。再等不行了,皇帝也帮忙张罗,他有什么办法?
十六岁的妻子,一下子娶了两个,他这是皇帝特敕,寻常人还没有这福分。可十六岁的妻子要是进门第一天被冷落,肯定会让将来的后宅一团糟。
昨日,勉为其难,李逵做了让他很不齿的事……
至于得意,不存在的,他这是强颜欢笑。
可是庞秋霞……他忍不住推着庞秋霞的脑袋,没好气道:“你这熊孩子,多大年纪自己没点数?”
“我十三了,啥都懂!”庞秋霞不仅不惧,反而迎着李逵上前一步,大有舍身救主的无畏之气。
李逵败退,他发现他家通房丫鬟有点强,他惹不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