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vj1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起點-第二千三百四十三章 維莉的舊筆記推薦-jvs8c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小說推薦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小姐,车厢后架上的拉斐拉龙吻已经喂食过了,你给我们的种子也都已经拣选完毕,请问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去做的吗?”
傲劍秦時
当老管家与小天狼星对坐交谈之际,这趟行程真正的决定者——维莉实际上也就坐在前面那辆马车里,与这支鹰马骑队一同向目的地飞驰。
不过看她那样子,却仿佛这次驰援德国勃兰特家根本就不是去对付活尸大军的,而只是去旅游散心的一般。
听得女仆向自己一番汇报,正坐在窗边逗弄着一盆米布米宝的维莉停下了给那小东西瘙痒的动作,扭头看了过去。
“都做好了吗?辛苦了……你们也坐下来休息吧!”
如此说罢,维莉这便重又看向了放在身前桌面上的那盆米布米宝,瞧她食指蠢蠢欲动的模样,怕是还想将刚才的瘙痒游戏就这么继续下去。
不得不说,周围一行仆从在旁边已经围观了好一阵子了,看得大家心里头都有些发毛。
这种形似病变脏器的魔法植物一言不合就会从身上的疖子里喷出大量粘稠而气味难闻的浆液来,而这一棵更是一盆变异品种,它体内的浆液比起寻常的米布米宝来还具有颇强的腐蚀性。
瞧着它在维莉手底下不停扭动的模样,大家伙儿都不禁有些心惊胆战。
然而,正在享受与植物进行游戏互动的维莉却显然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仆从的内心波动,骑队飞了将近半个小时的路程,她就愣是也这么玩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还一点儿都不会腻的样子。
兴许是终于逐渐麻木了的关系,可以看到,至少那名女仆已经敢走上去和维莉说话了。
“小姐,”见维莉让自己也坐下休息,身为女仆的那名少女却也有作为女仆的坚持,她在想了想之后,很快便又道,“那位布莱克先生已经在后面与管家先生聊了有一会儿了,需要我去询问一下情况吗?”
这个问题基本上也只算是在没话找话,不过其实可以看得出来,她或者也有试图让维莉暂时放过那盆米布米宝的意思在里面。
豪門騙嫁:腹黑總裁步步謀婚
而必须得说,这位女仆确实选择了一个挺管用的话题。
“唔?”
提及小天狼星,维莉果然又再次顿了顿手,让自己白皙的指尖离开了正在不断扭动米布米宝身前。
老实说,她跟小天狼星实则并不多么熟悉,虽说也算是认识,两人却一直都没怎么说上话过。可她自己不熟没关系,她知道玛卡以前和对方很熟呀!只这一点,就足够令她愿意多花些脑细胞在突然到访的小天狼星的身上了。
斷袖總裁的落跑新娘
事实上,之前她能立刻就同意让小天狼星加入队伍一并同行,也同意是出于这个理由。
“好啊!”在略微考虑了一下以后,维莉很快便点了下头,“你去问问他们在聊什么……哦不,要不再等等吧!”
似乎是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就见她伸手拨开窗帘朝外面望了一眼,并转而随口道:
“现在到什么地方了?”
“我们正在荷兰的海尔蒙特市区上空,再过片刻就能抵达德国边境了。”
一名正站在车厢最前面的仆从听到维莉问起路程问题,立马就开口给出了答案——他背后的前窗外就是控制马车的车夫了,所以很显然,他在车上的职责就是随时随地为自家大小姐解答行程相关的疑问。
“是吗?”知道了大概的位置,维莉不由沉吟了一下,随即便又摆了摆手道,“那就不用去问了……等到了边境那边我们总得着陆的,到时还要与联合会或者是勃兰特家的人碰面,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天價寵婚:雙性總裁好兇猛 聿辰
这趟支援德国西部战线的行程,始于国际巫师联合会第一秘书的专程请求。虽说不论从哪里看,都能感觉得到其中的紧急,可就算维莉当场便应下了,却也不可能直接就把驰援的队伍领到局面最混乱的前线去。
tfboys之凱爺你敢不服輸
那简直就跟瞎子摸象差不太多——而且还是徒手去摸一只正在狂奔中的大象,毫无疑问是最不理智的行为。
重生文娛洪流 戒酒的劍仙
此行从比利时北境的营地出发,维莉是打算穿过已经被己方队伍清扫过的荷兰南部一直向东,从距离活尸大军与勃兰特家的主要战场相对较远的位置进入德国的。
瞳神裂天
絕世武尊
届时不论是进一步的侦查,还是与马克西姆夫人见面商讨支援策略,甚至于到时候再选择从侧面直接切入战场协助勃兰特家,都能得到很大程度的便利。
或许也正是因为知道自家女儿的这份聪明,先前布洛瓦家主才没有提出任何的反对,而是任凭维莉应下了这趟支援之行。
当然,这些战略上的冗长细节可以暂且不提。此刻那女仆见小姐阻止了自己去询问后车谈话,当即便点头答应,而眼前再没有什么话题有可能让小姐放下那盆有点可怕的米布米宝,她也只能认命了似的,默默地垂手站到了一边。
维莉自然也没有在意她并未依言坐下来休息——对于自己家里的仆从,从小到大,她早就习惯了。
不过令车厢里的一众男女仆从们纷纷感到安心的是,大概经过这么一打岔,维莉终于暂时忘记了给米布米宝瘙痒的小游戏,转而取出了一本厚厚的手记翻看了起来。
是的,就是那本当初玛卡作为礼物送给她的草药学笔记,现如今已经被她按照格式记上了许许多多的植物品种,原本崭新的封皮看起来也变得老旧了许多,可以看得出它常年被人使用的痕迹。
在又翻阅了几页之后,维莉这才将其平放在桌上,抽出了墨水瓶里的羽毛笔,在瓶口上蹭了蹭笔尖,低头轻写了起来:
高門庶女
“……轻挠靠近尖部的疖子中间位置,会使米布米宝心情放松,恰当利用此特点能更便于为它松土换盆。”
哪怕下一步就是最、残酷最疯狂的战场,也影响不了维莉对于植物们的热爱。而这,或许才是已经失去了特殊能力的她仍可以在这场灾难中逐渐散发出光芒的原因所在。